专题报道
微头条
一把雨伞,撑出几多意味

  方一凡

  一把雨伞,遮住了漫天的雨水,却招来舆论的口水。

  贵州黎平县九潮镇副镇长杨?在查看水灾情况时,有人在背后为他撑伞。此事的视频发到网上后,被一些网友质疑“架子太大”。对此,杨?回应,这是路人自发上前帮他撑伞。九潮镇党委政府通过调查证实,杨?没有要求群众为他撑伞,而是群众主动上前给他撑伞。撑伞的群众汪某是安徽人,他表示,当天他正准备到九潮镇顺寨村察看工程项目,恰巧路过此地,看到杨?冒雨指挥抢险,也不知道他的职务,就主动上前去为他遮雨。

  近几年,官员“被撑伞”的报道时有所闻。有的是官员下属出于“懂事”主动撑伞“会来事儿”,有的是出于组织安排“例行公事”。撑伞者或笑容可掬,或肃然或木然,“被撑伞”者表情自然,甚至欣然。这样的画面容易让人反感,进而引发质疑:官员自己也有手,为什么要给他撑伞?为什么有的官员能坦然接受群众给自己撑伞?有的是“官本位”思想严重,见官矮三分,见权敬十分,奴性使然;有的是心里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为了提升官员对自己的好感指数,就争先恐后地为官员撑伞照着,以求今后自己有事官员也能“罩着”;有的是上命不敢违,只能违心;有的心无“官念”,而是习惯性地出于善念;有的认为这是应有的待遇,别人撑伞就是给自己撑面子,能象征身份之贵,显示地位之尊……

  群众能不能给官员撑伞?能。既然我们提倡助人为乐,那么,官员也是人,“助官为乐”又何尝不可?但要做到伞下无高低之分、心里无贵贱之别,纯属自然而然之举。再者,有的官员年事已高或因患病乏力或因两手无暇。似此,如果要求其亲自撑伞,就显得不近人情、不近人性。

  根据调查结果,杨?的“被撑伞”,不是自己摆官架子主动要求,而是缺乏“敏感意识”被动接受。说到敏感意识,有必要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官员怎样对待群众给自己撑伞?有一次我参加某项工作的调研,下车后天降小雨,只见有人连忙上前给其中一位领导撑伞。该领导敏感意识强,闪身避过并撑开别人递过的雨伞———估计他是虑及让别人给自己撑伞,可能会被有些人误读、放大,甚至肆意歪曲夸大扩大;在注重避雨的同时,更注重避嫌,防止深入群众的形象,在有些人头脑中折射为脱离群众的印象。

  官员要尽量避免别人给自己撑伞,以避免与群众的关系“撑不开”;更不能在别人的伞底下自我感觉良好,以避免群众对自己的感情变糟。

  官员要学会自己“撑伞”。如果有形之伞没有撑好,被雨水淋了至多湿身,严重者感冒发烧;但是,如果无形之伞没有撑好,轻则会影响工作,有损自身形象,招致上级的批评和群众的不满,重则会“失身”———失去自由之身。因此,要把伞做好,把伞撑好,撑起对自己的廉洁保护之伞,撑起勤政为民的功德之伞,撑起百姓对自己的信任之伞。

  说的是伞,提的是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