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兰溪“能源草”探寻种植最佳模式
兰溪热电公司因为去年与福建农林大学合作引种“能源草”取得阶段性成功,一时被国内舆论所瞩目。记者昨天从兰溪有关方面获悉,在经受外界的争论与质疑后,现在兰溪热电公司又悄悄开始了“新动作”,为使“能源草”更好地应用到发电领域,与哈尔滨工业大学等高校继续合作,又新增了10亩实验田,以寻求一条经济高效的种植模式。     兰溪热电公司副总工程师邵海江认为,“能源草”应用于燃烧发电前景广阔。目前除了要寻求最经济有效的种植模式外,加快锅炉技术改造也是他们这种小发电厂走出困境、寻求突围的必然之路。当前他们正加紧实施“生物质锅炉设备技术开发及应用”这一省重大科技专项,在锅炉本体改造的基础上,进行锅炉的除尘系统改造。     公司生物质负责人吴敏也告诉记者,要将“能源草”种植引入工业化的话,还需对管理成本及种植技术等方面进行一个更为细化的测算,为此公司又新增10亩地,将它平均分割为9块,对每块地的施肥种类及收割次数进行一个更为细化的测算。根据热电公司与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合作实验方案,这10亩“能源草”实验田将采取不同的管理和技术模式。     在此前一些国内专著中,有人甚至将“能源草”称为热电公司的“救命稻草”。“能源草”对土质和气候要求不高、生长快、产量高,在南方种植一次可连续收割20年。拿巨菌草来说,每年五六月份是播种好时节,到10月份就能收割,而且即割即长,最高可长到6米。“能源草”每亩产量约7吨干草,燃烧1亩干草相当于燃煤4~5吨。     但与此同时,也有人对“能源草”提出质疑。据测算,一个热电厂每天最少要消耗2000吨煤,一年就是72万吨。那么,要填饱一个中小型电厂的肚子,一年至少要种18万亩“能源草”,这个面积几乎相当于一个中等规模县的耕地总面积的10%~30%。如果将影响“能源草”产量的因素(干旱、盐碱化)考虑在内,需要的种植面积可能会更大。大规模生产“能源草”,很可能会挤占耕地,造成生态灾害。而且利用“能源草”发电,除了种植等方面问题外,能源的转化依然是个问题。     对于这些疑问,邵海江认为,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这也正是公司着力探寻种植最佳模式的初衷。据悉,燃煤锅炉改成生物质燃烧锅炉后,污染物很少,可减轻温室效应;焚烧后的残渣,变成钾肥可以用来改造土壤。同时,每台锅炉每年少消耗标煤3.3万吨,又能减少二氧化碳、二氧化硫废气及烟尘排放量。而目前正在改造的系统完成后,兰溪热电公司燃烧生物质的锅炉,将实现从前道进料、中道燃烧到后道的除尘、废灰综合利用等整套技术的完善成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