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舌尖上的兰溪(二)
舌尖上的兰溪 兰溪游子记忆中的家乡味道(二)
 
        “兰溪,是座闲适的南方小城,每天清晨醒来都会有新鲜的感觉。在这座小城生活了几十年,一些东西慢慢融进了我的血液:鸟叫、蝉鸣、自行车铃、菜农的叫卖……空气中满是油条、大饼、?子、豆浆、豆花的香味。路上的行人总是带着微笑,孩子、老人、工人、农民……就是这样的一座小城,让我迷恋,让我温暖。”一位久违家乡、在杭州某媒体工作的网友在博客中这样描述故土兰溪。
关于兰溪,它有很多自己的故事,而故事的开始就是它独特的小吃。在老家,也许那是些再普通不过的小吃,而对于行走他乡的游子来说,每每回味,都会演化成一种割舍不了、愈想愈馋的“思乡病”。
 
凤凰蛋:乾隆御赐名  美食“金凤凰”
       【相关链接】据说,兰溪民间吃凤凰蛋的习俗和乾隆皇帝有关。乾隆皇帝下江南来到兰溪一带和随从走散了,他一个人走得又饿又乏,路旁一个农家歇脚讨东西充饥。农妇家贫得没别的东西,就把鸡窝里正在孵的几个鸡蛋拿出来煮给他吃了。没想到,乾隆越吃越觉好吃,,吃后力气大增。因孵鸡蛋里的雏鸡已经成形或半成形,古人又把鸡称为凤凰,故而乾隆赐名“凤凰蛋”。
        凤凰蛋炕孵时间约为十几天,掌握鸡蛋里的雏鸡欲出非出时即行。凤凰蛋的烹饪制作也较为简便,先将凤凰蛋清洗,然后放入适量的水,以及盐、酱油、料酒,煮沸后即可食用。
        凤凰蛋具有较高的营养价值,含有丰富的蛋白质,素有“常吃凤凰蛋,胜补钙中钙”之赞誉。凤凰蛋不仅具有健胃功能,而且可以延年抗衰,是保健的上佳补品,据说还是治头痛的偏方呢!
 
 
        爷爷好酒。那时物质匮乏,下酒菜不是霉豆腐,就是腌萝卜,偶尔有点花生米就已经很不错了。但在每年孵小鸡的季节,他就会很阔绰地摆上一盘破了壳的煮鸡蛋,蘸点盐或者酱油、醋之类的佐料,吃得很香。这时,他总会乘着酒兴,很神秘地招呼我过去:“来来,爷爷给你尝尝皇帝吃的凤凰蛋!”
        说实话,看着毛茸茸、黑乎乎,有了小鸡雏形的怪物,我吓得不敢多看一眼。“来,闭上眼睛,很鲜美,很补的呢,小傻瓜!”爷爷抓着怪物硬往我嘴里塞。
        酒喝到酣处,他无数次重复着给我讲乾隆皇帝下江南,在兰溪饿极了吃凤凰蛋,喝八角刺茶的老掉牙故事。
慢慢地,凤凰蛋这怪物成了我的最爱;细细嚼着齿颊生香的凤凰蛋,听爷爷讲述那些掸牙的故事,成了我至今挥之不去的家乡味道!
        长大后在外闯荡,偶尔也能看到凤凰蛋。特别是在农家菜盛行之后,这个有人欢喜有人厌的怪物,经常堂而皇之地登上大雅之堂。但是老实说,唯独家乡兰溪的凤凰蛋才叫够味,它的鲜味一直在我的味觉器官流连忘返!
凤凰蛋兰溪人也叫喜蛋。在当地,吃凤凰蛋的风气很盛,尤其是到了初春和秋冬季节,小到街头的饮食摊点,大到高档的酒店,都可以找到它。“十四日头”的凤凰蛋可以说是兰溪的特色食品之一,就是孵化14天的活胚胎蛋,此时营养价值是最高的。
凤凰蛋的吃法颇有讲究。首先,将煮熟后的凤凰蛋“咔”一下磕开一个口子,香味立刻扑鼻而来,然后撕开蛋膜,撒上少许椒盐溶入汤汁之中,这样可以除去蛋中腥味,用嘴轻轻一吸,啊,顿觉满口生津,鲜美的汤汁在口腔内吸引了所有味觉细胞,美妙至极,不忍下咽......斯文的食客会用竹签一插一拔,就把隐隐约约能看到雏形的凤凰蛋整个儿从蛋壳中拔出,蘸着醋或椒盐香喷喷地一口一个,记住喽,最好闭上眼睛,一口一个哦!
        在兰溪当地还有一种说法:女人们吃了凤凰蛋会变得像凤凰一样美丽,而男人们吃了凤凰蛋就能娶到像凤凰一样美丽的妻子,对花心的男人来讲还可以交更多像凤凰一样美丽的女友。而我则根据凤凰蛋美容养颜的功效,借用一句时髦的广告语,称之为“女人的美容院,男人的加油站”!
        凤凰蛋,兰溪飞出去的美食“金凤凰”!
 
浓浓母爱浸乌饭
        【相关链接】民间制作乌饭的南烛树叶(俗称“乌饭树”),主要生长在长江南部丘陵山区一带,制作乌饭的米一般以糯米为主,掺入部分粳米,蒸煮后特别香润可口。民间吃乌饭习俗历史悠久,代代相传。至明代,医药学家李时珍在编写《本草纲目》时,将制作乌饭的方法收录其中。《本草纲目》载称:“摘取南烛树叶捣碎,浸水取汁,蒸煮粳米或糯米,成乌色之饭,久服能轻身明目,黑发驻颜,益气力而延年不衰。”
        据说黑色食品有养颜美容滋补身体之功效,因而民国时期黑官膳(黑菜)风行一时,当年宋美龄最爱吃的一道菜叫“赛熊掌”,胶质丰富,美容养颜。其实就是乌饭汁炖猪爪,黑色的猪爪,看上去特别像熊掌,“赛熊掌”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兰溪乌饭相传是黄大仙(黄初平)治瘟疫流传下来的。
 
 
        一到立夏,兰溪老家农村就有上山采乌饭叶,蒸乌饭的习俗。以祈辟邪消灾,平安吉利。传说但凡孩子吃了就不会被蚊虫叮咬,安宁一夏。
        母亲这时总会挎着篮子上山,不论刮风下雨。记得一次大雨滂沱,山路泥泞,妈妈不小心滑了一跤,为了护着采好的乌饭叶,她宁肯划破下肢,鲜血直流。回到家,赶紧忍痛制作。看着我们狼吞虎咽地吃着香甜的乌饭,她开心地笑了。我看见她手上还留着一道鲜红的伤痕,那是被荆棘划伤的。这一幕,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永生难以忘怀。
        乌饭给我的记忆,不仅是香甜软糯,还有一份浓浓的母爱。在外打拼多年,每当看到街上出售热腾腾的乌饭,立刻会在心中升起一股亲情的暖流,一种回家的冲动……
        很久很久没有吃乌饭了,那种软软糯糯甜甜的味道实在让人难忘。趁着两天假期,我特地回家跟妈妈学做乌饭。
        陪妈妈一起爬上高山,才发现如今的植被可以说是灌木丛生,不仅山路很难走,要靠近乌饭树采摘叶子也有些困难。手上脚上不时被划伤,但我坚持不让妈妈动手。我要亲手做这一切,为妈妈奉上一顿可口的乌饭。
        回来后我兴奋得忘记了疲劳,在妈妈的教导下开始制作我的处女作。把叶子碾碎,浸泡在水中,至少需要7小时以上。把糯米浸泡到黑色的水中,大约7--8小时。把浸泡过黑水的糯米倒入高压锅中,再次放进一些黑水。开火,不多久,一锅乌黑透亮、清香扑鼻的乌饭“出炉”了!
        根据自己的口味,在乌饭上撒些红糖或者白糖,我个人喜欢白糖,这样口感会更好些,在软糯中加入了一些沙沙的口感。我首先为妈妈奉上一块自己的“杰作”。老妈咬了一小口,连夸好吃好吃,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线……
我感觉比自己吃着还香甜。
        乌饭,已经不单单是一种传统美食。在我看来,那是一种浓浓母爱浸泡的柔情蜜意,是一种亲情关爱文化的延续和传承。
 
每每思乡念汤圆
        它在兰溪不叫元宵,也不叫汤圆,而是叫汤团。大大的个,尖尖的尾巴,丰富的馅,一切都那么特别。这玩意,只有兰溪才有。
        兰溪汤团表皮也是米粉,和宁波汤圆不一样,椭圆形带把,呈梨状。馅普遍是咸的,可以用笋、青菜、豆腐、瘦猪肉等成制;也可以是甜的,用白糖、芝麻、鸡油等制成。我最喜欢也是最有兰溪乡土味道的是落汤青馅。把落汤青剁碎,还要加上笋丁、肉丁和豆腐干丁作馅。为了保持其特有的落汤青的清香,都不用水淖过,而是直接剁碎拌上盐再挤掉苦水、洗净,稍加清炒,即可一起包裹在汤团里面。现在出来读书,都吃不到兰溪的汤团了,好想好想……
        每次冬至或者元宵,在外面看到的汤圆都是甜的,小小个,圆不溜秋,真的不要看,也不吃的。“我要吃落汤青的,咸的,大个的。”唉!每每思乡都会想起那可爱的“鸭梨汤团”,馅里裹着的落汤青还带着淡淡的清香,让人一下子就想起山清水秀的家乡。
        记得小时候,每次吃汤团就跟过节似的。妈妈还会准备几种不同馅的,煮熟后,碗里需淋上酱油、撒上葱花,吃起来那叫一个鲜。小孩子一般五六个就饱饱的了,我总要撑上七八个,吃得翻白眼,站都站不起来,打着饱嗝也是浓浓的清香。
        兰溪过春节,一定要吃了这地方风味的汤团,才算是完整地过了元宵,宣告春节结束。
        在兰溪,还有一个有趣的习俗,儿女订婚,一定要吃这个,因而订婚又俗称“吃汤团”。家里儿女大了,尚未嫁娶,人们总会开玩笑说,某某某,你几时“吃汤团”啊?被问者一定会羞得满脸通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