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我爱上像初恋女友的她

  我们想改变命运    
    我觉得自己是个想法有点怪的人,我专注,做事一丝不苟。可如果对一个人有太强烈的留恋情结,是很难受的。我曾有一段至今都不能忘怀的初恋,我深深地体会到它几乎决定了我的一生。
    那是在高中时,我的同学蔓走进我的生命里。她并不是个很漂亮的女孩,但在我眼里,她是最美的。我们有很多共同的话题,课余时间在一起总会聊得异常投机。
    高考后,我们都落榜了。蔓打算复读一年,希望来年可以考出好的成绩。而我的家庭条件不好,没能力让我再回到校园。失望之余,我在当年的8月跟着同乡到外地去打工。可还未等我适应过来,家人就催我回家了。因为父亲想送我去部队锻炼一下,退伍后兴许会有个好前途。
    那年元旦前,我顺利地穿上了军装。远离家乡后,我很想念以前的同学,特别是蔓。对我来说,写信是表达自己思想和感情的最好方法。而正在复读的蔓收到我的信后,也给我写了很多热情洋溢的信。
    她说命运有时可能会捉弄人,但绝对不会一辈子都这样,她要我跟她一起努力,追求进步,靠自己的双手过上好的生活。
    这些信语言虽很朴实,可给我的鼓励很大。在平常的训练之余,我利用一切时间学习以前的课本,我知道,如果把握得好考上了军校,我的人生从此就可能得以改变。
    此后我和蔓之间的书信不断,蔓跟我描述她的复读生活,我则跟她讲述军营里的人和事。曾经,我找不到方向,可与蔓通信后,我不再彷徨,而是觉得生活依然充满阳光和希望。这是她带给我的,但我没想到,她陪伴我的时间竟那么短暂。

蔓因病去世 
    到部队后,头三个月训练很苦,而训练一结束,就临近5月了。那时蔓正在备考,我们的联系稍微少了一些。而我也面临着分配。我只能把自己的思念和担心压抑着。
    现在已经不太记得那几个月是怎么熬过来的了,7月份时,我将信寄到她家里,预计高考结束之后,她可以收到。可我无论怎么等,就是没有回信。失望和沮丧笼罩在我心间,我一度想私自跑回家去把事情弄清楚。
    后来我安慰自己不要把事情想复杂了。当时我没有别的渠道去了解她到底遇到了何事,只能一边参加各种训练,一边耐心地等待,因为我相信总有一天会得到她的消息。在我心里,蔓有别人不可替代的地位,她几乎是我愿意好好奋斗下去的唯一理由。
    熬到春节前,我回家的念头异常强烈。可那时再去申请探亲,已经来不及了。
    没想到这个时候,我竟然收到了寄自蔓父亲的一封信,内容很简单,说蔓在高考前夕常流鼻血,后被确诊为鼻癌,不到一个月她就死了。
    我不相信这个事实,但她父亲怎么会骗我呢?此后,我的精神垮了,战友们不知道我出了什么事,想尽一切办法来安慰我。后来领导安排我住院,其实我的身体没一丁点儿病,心倒真的病了,我只想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医生说我太忧郁、太封闭了,就鼓励我多跟他交流。而我也明白,不管自己怎么样,我是没理由始终呆在医院浪费国家的钱的。不管我多么痛苦,我必须从中走出来。可谈何容易啊?如今,事情已经过去快10年了,我依旧活在伤感里。

这是一个美丽的错 
    直到退伍,我才回了家。很少有人知道我爱着蔓,在她家人的指引下,我去看了她的墓地。其实那不叫墓地,因为没有墓碑,只有一个小土包,竖插着一块已经破损的木板。开始我以为自己会哭,可我没有。
    得知蔓病故后,我放弃了考军校的打算。而退伍回来后,我和那些种田种地的男人没有什么区别。在部队我学会了开车,像我这么壮实的男人,不可能呆在家里吃闲饭,后来就辗转到很多地方去打工。
    在四处漂泊期间,也接触过一些女孩子,可我不是为了去爱对方,只觉得自己年纪越来越大,应该给自己一个交代。但我那么做是不负责任的。当别人爱上我时,我会无情地消失。
    这样的经历多了,连我也讨厌自己,觉得自己是个很坏的男人。但我又做不到投入地去爱。纠缠在那样的现实里,我很痛苦,明明知道伤害人的事不能做,但我还是做了。
    我没有朋友,也不喜欢结交朋友。今年2月的一天,我一个人在街头闲逛。那时春节刚过,我没有回家,有一些想念亲人,可我又害怕回到那个我最熟悉的小山村。想着这些心事,我愈发觉得自己可怜。那天我在广场上从早上坐到下午4时。广场上人很多,三三两两的都是成群结对的。唯独我是一个人。
    到了4时多,我突然想吃东西。
    在等红灯过斑马线时,我看到了一个背影,她的个头与外形,远看几乎就是蔓!虽然我知道蔓已死了很多年,但我还是认为她回到了我的身边。我赶紧追过去,这个女孩进了商场,我跟在后面,她上哪儿我就跟到哪儿。
    她没买东西,只是到几个柜台和衣服专区看了看。不久她就急匆匆地下楼去挤公交车,我也上去了。我就像个贼似的,不过这个女孩并没发现我在盯梢她。她在街道口下车后,就往一所大学里走。看她青春的样子,我预感她可能是个大学生。不一会儿她进了女生宿舍,我就在那里止步了。
    我没有死心,后来接连几天到那里打听,结果知道她叫雪,在读大二。了解到这些后,我就计划怎么去认识她,同时又不让她觉得意外。
    雪的学校有个舞厅,每周末都会开放,我注意到她每次都要去。机会就是这样来的。自从请她跳了第一支舞后,我在每个周末都要到那里去“蹲点”。第二次和她跳舞我问了她一些问题,第三次自然知道了她的联系电话。她毕竟只有这么大,后来我们恋爱就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了。
    和她接触越多,我越觉得她是个纯洁的女孩。她是大学生,而我现在依旧在社会上只是混点儿生活费,不会有太好的前途。我看得出,她是个对爱情非常执著的人,希望能够和我结婚。可我这个到了30岁都一无所有的男人能够给她带去什么呢?我是该继续爱她还是该悄悄地走开呢?

    也许正如阿松自己所说,当一个人对某件事太过专注时,感觉会很难受。虽然他的初恋很纯洁,让人感动,但既然恋爱的对象已经不存在了,就应该从中清醒过来,而不能一味地沉溺在过去。否则对自己、对别的爱他的人来说都是不公平的。如果阿松真的爱雪,雪也爱他,那他就应该抛开顾虑,尤其是要走出以前的阴影,好好工作,为两人以后的幸福生活而努力。
    如果你也有让你困惑的烦心事或者你的故事很精彩,欢迎你来电、加QQ或发EMAIL告诉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