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一个城市户口换回一段无爱的婚姻

贪慕虚荣,我嫁给了一个城里人

    我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错误的开始让我的婚姻充斥着不幸。
    他是城里人,认识他的时候,他刚结束了一段恋情,而我是个农村女孩。那时的我天真地认为找一个城里人是一件很荣耀的事,于是不顾家人的反对,在和他谈了两年恋爱后就结婚了。
    可是一个家庭的组合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很快我们之间就出现了矛盾。他脾气暴躁,喝醉酒后就打我骂我,还常常怨天尤人地怪我对他的事业没有任何帮助。女儿6岁那年,我忍无可忍,向法院起诉离婚,但他始终不同意,在法庭上他痛哭流涕地保证今后一定对我好,不再打我,甚至以死相威胁。想想年幼的女儿,我撤回了起诉,将我们这段婚姻勉强维持了下来。

腊月廿九,我被第三者追要老公

    原本以为经过了那些风浪,我们会过上平静的生活。可是天知道,他的“悔改”竟然是对我变本加厉的伤害。
    去年,他迷上了上网。我对网络一窍不通,也不知他都在干些什么,只是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他在外面似乎有了别的女人。有了这种感觉,我就开始留意他的一举一动。
    从前年9月开始,我发现家里的电脑桌上经常多出一些女孩子喜欢吃的小食品,甚至还在家中床头柜的抽屉中发现了安全套。我清楚地知道,这些都不是我的东西。我要求他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他却说那些小食品是朋友落在家里的,安全套是他从朋友那儿拿的免费的。这样的解释显得那么可笑,那么苍白无力。可是想到女儿,而且我也没有什么真凭实据,这件事最终不了了之,但是我的心里还是留下了一个很深的阴影。
    前年腊月廿九,我意外地接到了一个女孩的电话,她竟然自称是他的老婆,还口口声声说他爱的人是她,要求我离开。那一刻,我听到自己的心“哗”地一下子碎了。没想到,大过年的,我竟然被第三者追要老公。
    晚上,他一回到家,就向我承认了一切。他说,他们两个是在一次网友聚会上认识的,他一时糊涂被那个女孩缠上,那个女孩是个坐台小姐,他根本不爱她,他们也不可能在一起。
    考虑到马上要过年了,我不愿把家里弄得跟战场似的,就强忍了下来,没有和他吵闹。更主要的是我想给他一个机会,希望他能够浪子回头。
    可是他却把我的忍气吞声看成是一种懦弱,更加肆意妄为起来。情人节那天,他当着我的面给那个女孩打电话、发短信,甚至到了晚上又跑出去找那个女孩,而且一夜未归。
    在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他依然瞒着我和那个女孩联系着。好几次我下班回到家,发现床上很乱。后来,一些风言风语也从邻居的口中传到了我的耳朵里:白天他总会带一个女孩回家,晚上我回来前,他就把那个女孩送走。
    从那时起,我开始害怕回家,每次想到回家我都会立刻感觉头皮发麻……

离婚不成,他想“一夫两妻”

    心里如果有了阴云,生活中就会时常风雨大作。我无法对他的“寻花问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每次我的质问换来的都是他的毒打。一次,他和那个女孩在一起亲密被我撞见,我心中的怒火腾地燃起,上去扇了那女孩一巴掌。而他,竟然为了那个女的,从身上抽出了一把刀要砍我……我的心被彻底伤害了。
    我再也无法忍受他对我的伤害,想来想去,除了离开我别无选择。我收拾了一些衣物,搬到了朋友那儿暂住,同时向法院再次起诉离婚。可结果却让我大失所望,由于他死活不愿离婚,法院无法调解,法官告诉我,像我们这种情况,如果我真的想离婚,只有分居,两年后婚姻关系就自然解除。
    事情走到这一步,我已心力交瘁,实在没有力气再和他纠缠下去。在我看来,婚姻中的问题既然已经暴露了,勉强继续下去只会是一辈子的阴影,就算不离婚,我在家里也只是个空壳而已———我的心已经离家出走。
    可他似乎有着自己的打算,他一方面死活不愿和我离婚,一方面又和那个女孩继续保持着来往,甚至让那个女孩公然住到了家里。他说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是我把他和那个女孩的关系由暗的逼成了明的,而且他还恶狠狠地说,这辈子我都甭想离开他。
    现在女儿在外地上学,我自己租房子在外面住。他找不到我,就三天两头到我工作的地方来闹,稍不顺他意,不接他的电话,找到我后他就对我拳打脚踢。有一次,他竟然把我扔到马路中间,一辆小汽车就在我身边紧急刹车;还有一次,他差点就把我从四楼扔下去……现在我一见到他,骨头就软。
    去年10月,我给自己买了份人身意外保险,我真的害怕有一天我会死在他的手里,那时我的女儿该怎么办?为了摆脱他,也为了女儿的成长,我一次一次地搬家,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为了一个城市户口,小枫走进了一段看似很美的婚姻。却没想到激情过后,两人之间就出现了矛盾。丈夫以一些“莫须有”的理由来怪罪她,甚至借着喝醉酒的时机打她骂她。小枫除了唉声叹气,悔不当初以外毫无办法。可更气人的是,她的忍气吞声没有挽回丈夫想到外面寻找刺激的心,反而助长了他随意寻欢作乐的德行。甚至公然让别的女孩住到了家里,还振振有词地说这一切都是小枫造成的,是小枫把他和那个女孩的关系由暗的逼成了明的,可另一方面他又拖着不肯离婚。也许从某种角度来说,的确是小枫自己造成了这样尴尬的局面,是她的软弱和容忍助长了丈夫的胆量。因此,小枫应该拿出勇气,这样的男人还有什么好留恋的?国家的法律也不允许“一夫两妻”这种荒唐的现象存在,小枫完全可以拿起法律武器为自己赢得应有的权利。
    如果你也有让你困惑的烦心事或者你的故事很精彩,欢迎你来电、加QQ或发EMAIL告诉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