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当城里媳妇碰上乡下婆婆

   过分的热情吓怕人
    5年前,30岁的我以未来媳妇的身份,随男朋友回家见他的家人。
    踏进了男朋友位于河边村子那个一无所有的破旧的家后,村里的人都闻讯赶来“看新娘”,弄得我不知所措。是未来婆婆以她特有的热情,及时地化解了我的困窘。她爽朗地招呼着我和乡亲们,端茶递水拉家常就像一只忙碌的“蜜蜂”,把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我正在暗自庆幸。一个妇女笑嘻嘻地说:“你家儿子看上的媳妇可真不错,什么时候结婚呐?”未来婆婆顺口答道:“我们家这么穷,他哪能找到媳妇呀!”我本来挺好的心情一下子沉了下去,连屋里的女人们打趣些什么也听不进去了。
    结婚当天,我家里送亲的亲人与婆婆拉手细谈:“阿玲虽说年纪不小,可还是新媳妇,她有什么不会的、做得不对的,婆婆要细心教导才好。”婆婆笑呵呵地答应了。
    婆婆不到60岁,纯朴开朗,对什么事都爱热心地发表“未成熟”的见解,加上身受亲家“重托”,初来乍到的我就成了她教导的“小学生”。从村里的人情世故、亲戚朋友如何来往,到家里的大小事务,婆婆一见到我就不厌其烦地进行讲解,甚至连我要打多满的水来洗澡等事都细心地作了提示。
    对于婆婆的过分热心,我哭笑不得,开始还尽量耐着性子听,后来就采取回避的态度,只要婆婆在家里,我就尽量躲在房里。
    不久,我怀孕了。婆婆知道消息后喜不自禁,对我的关注就更细致了,但这种过细的关注却让我忍无可忍。一次,我正专心致志地在房里补衣服,耳边忽然一声“雷”响:“你要小心!”我被吓得手一哆嗦,针就扎到手指上了。回头一看,婆婆正站在身后,指着我手上的针说:“我就是要提醒你,怀了孩子不能用针,要用也要小心才好。”
    “你走路怎么没有声音,突然说话就这么大声?”我不由地埋怨起婆婆来。
    “说话声音大犯罪吗?我说话声音一向这么大,全村人都知道。”婆婆不以为然。
    “可是,我被你吓得胆都快破了。”婆婆的态度让我忍不住发火。

繁琐的礼仪累倒人

    在农村,初一、十五都要上香“换盏”(清洗拜神用的杯子),逢春节、清明、中秋等传统节日,人们杀鸡宰鹅拜神更是忙个不停。我在娘家的时候,从不用沾手这些活,做了媳妇,我很快就在婆婆的教导下学会了。我本来就不是很愿意做这些又累又繁琐的活儿,加上婆婆那些“婆婆妈妈”的监督和要求,使我对婆婆原本就不深的亲情更淡了。
    婚后,我常常到城里的娘家去玩,最大的原因,是家里没有厕所,晚上穿过村里的竹林去公共厕所,对一个孕妇来说,是一件很不安全的事,加上娘家的人都疼我,什么事都不用我操心,因此我常常在娘家一玩就是几天甚至一两周。丈夫对我回娘家不仅没有意见,有空时也会骑摩托车带我一起到城里玩。
    一天下午,我在刚下班回来的丈夫的陪同下,准备回娘家。这一次,我们是在娘家兄弟的邀请下,准备在城里自己做小生意。当摩托车驶出巷口时,婆婆追了出来说:“明天是初一,阿嫂你要在家里‘换盏’,回什么娘家啊?”丈夫生气地回了一句:“你换不是一样吗?”就掉头骑车走了。刚进娘家,我妈就对我说:“你婆婆刚才打电话来,要你们明天早上7时前回去‘换盏’,说只有你亲自‘换盏’才能表示诚心。”我的兄弟们听后乐了,笑着说:“人还未到,就要你回去啦,不过,你婆婆也是一片好心。”我气恼不已,但又不能发作,我看到丈夫早已阴沉了脸,但是,第二天早上5时多,我还是与丈夫一起往家里赶,因为婆婆一个晚上接连不断地打电话催促我们回去。
    春节期间,我更是被那些习俗琐事忙得“人仰马翻”,连母亲来,母女俩也说不上几句话。直到过了农历十五,我才稍有微暇。我明白,其实并不是每一家农村媳妇都要这么忙,自己每天10多个小时的忙碌劳累,充其量只是为了人和“神”的两顿饭,为了完成婆婆的那些“好心的指令”。

无心的言语气坏人

    孩子出生后,婆婆对我母子无微不至的照顾,对小生命的共同爱护,使我和婆婆的关系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过了不久,婆婆的口无遮拦又惹恼了我。
    因孩子长得胖胖的,见人就露出笑脸,非常可爱,村里人都爱抱抱他,我大龄得子,更是疼到了心坎里。一天,村里的妇女们又围到我们家里,逗孩子玩乐。笑声中,婆婆又滔滔不绝发表“高见”了,她说:“我一直都劝阿嫂再生个孩子,两个孩子才好嘛,说不定有个孩子哪天去玩水被淹了,起码还有一个在身边。”
    “你不说话,没有人说你是哑巴的。”我冲婆婆大喝一声,怒气冲冲地将孩子从婆婆手中抱回房里。因为我不能让孩子受到这样的诅咒。
    过了几天,婆婆故意拉了我大伯的小儿子来,一边塞东西给他吃,一边唠叨:“婆婆老了嘛,做的东西不好吃,你不要介意,说的话不好听,你也不要介意……”听了婆婆那些话,大伯的小儿子不知所以,我倒忍俊不禁笑了,婆婆趁机抱住我的儿子,“叭”地亲了一口说:“哪有奶奶不疼亲孙子的,来,奶奶喂粥给你吃。”
    孩子会走路了,我也到丈夫的工厂找到了一份工作。白天,孩子就由婆婆带。一天,我中午回到家,见到婆婆正在家门口低头砍一些竹枝当柴火,儿子却不知所踪。我着急地说:“我早叫你专心带仔仔就好了,其它什么也不用做,池塘这么近,万一他去玩水了怎么办?”婆婆不紧不慢地说:“我已叫他不要去玩水了。”“孩子这么小,你说的话他能记得住吗?”我急得眼泪都出来了,一边大声说,一边向外跑,直到在村里的文化室找到儿子才定下心来。看到我们母子回来,婆婆笃定地说:“乡下的孩子就是放任自长的,哪有城里的孩子那么娇贵,走出家门一步都会被淹死。”我听着这些话,心里直冒火。
    婆婆说我常常冲她嚷、骂她,城里小姐脾气太重,但即使我骂了她,可过了一天她就跟没事一样,不记仇,也不长记性,第二次还是做出同样让我恼火的事,让我无可奈何。现在,我和丈夫正想办法,争取早点到城里买房居住,到时候即使婆婆也跟着一起住,她也会有所顾忌的。

    小玲没想到,自己嫁到农村的最大考验,竟然不是面对家境的贫困,而是有一个热心的婆婆。小玲的婆婆心地善良,对人也很好,但有时过分热情、口无遮拦又自以为是,让小玲忍无可忍,每每说起婆婆,小玲就一副焦头烂额的样子。
    有人说,婆媳关系也许是世界上最微妙和最难处理的关系。她们爱同一个男人,也分享同一个男人的爱,她们分别影响这个男人前半生和后半生的生活,因此让她们在同一屋檐下和平共处一辈子,恐怕需要高超的技巧和艺术。从城里嫁到农村的小玲和土生土长的婆婆之间出现诸多矛盾也是情理之中的,但毕竟婆婆是长辈,作为媳妇,为了自己所爱的人,凡事要为对方着想,小玲还是应该想办法和婆婆处好关系。
    如果你也有让你困惑的烦心事或者你的故事很精彩,欢迎你来电、加QQ或发E?鄄MAIL告诉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