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陈礴:社会科学院院士的运筹人生

  陈礴(左一)与学生合影

  

  上周,兰溪藉学者陈礴回了趟母校兰溪二中。衣着朴实的他,曾经是兰二中77届高中(1)班学生,现任英国社会科学院院士,英国Warwick(华威)大学工商管理学院运筹与管理学系终身教授系主任,2006年起成为诺贝尔经济学奖提名人。

  一个雨后初霁的下午,陈礴走在阔别多年的兰二中校园,60岁的他步履矫健。看着校园的变化,学校历史的变迁,与老师同学的重逢,他不禁感叹岁月如流水般逝去。

  在校史室,陈礴在照片墙找寻着自己熟悉的老师和同学的身影,回想着过去求学的经历,给母校留下了“忆往昔,风雨兼程,岁月如歌。看今朝,六十华诞,桃李芳香”的题字。“虽然在英国多年,但每回和父母打电话,说的都是兰溪话。”陈礴说,听到周围熟悉的乡音,特别亲切,“回家的感觉真好。”

  尽管在英国多年,但陈礴仍然保留中国国籍。他说,他的根在中国,在兰溪。如果加入了英国国籍,就自动失去中国国籍,那样太可惜了。

  陈礴与人交谈谦逊,此次回母校,给学弟学妹讲述了自己的求学经历和人生感悟。

  从上山下乡到首届大学生

  1977年,陈礴从兰二中高中毕业,等待着他的是“上山下乡”。“高中一毕业,就去农村当了知青。那时我到上华乡(今上华街道)下吴村,下乡插队落户了半年多的时间。”尽管只在农村待了半年,但他心里对这段经历感触很深。“我现在看到关于知青下乡插队的电视剧,会非常有同感。那段时间的生活,给我留下了很深的烙印。”

  幸运的是,当年高考恢复,陈礴凭借着自己的优秀和努力,考上了浙江大学数学系,成为了高考恢复后的第一届大学生。“当时有‘老三届新三级’的说法,很多没有机会上大学的人,就跟我一起高考,而我是当年毕业的应届生。”

  考上大学对他来说是人生中的里程碑事件,“那时候我们没想过毕业以后要读大学。当年,想当一个工人很难,而大学生更是不一般,我是第一届凭考试上的大学。”考上大学,像是给陈礴打开了一扇窗户,让他能接触到外面的世界,陈礴也非常珍惜这个机会。

  之所以选择数学专业,是因为当时陈礴看到兰溪工人文化宫有关于华罗庚研究成果的宣传介绍,对他着了迷。“我听广播时,听到关于运用数学知识如何为炼钢找到最优解,因为炼一炉钢不能一次次试验,而运用数学方式,可以推算确定炼钢的各种条件,找到最优解。我听了觉得数学很神奇,它可以直接对国民经济产生影响。我想,我长大以后,要做一些研究,对社会产生作用。”陈礴说。

  不光是这样,陈礴觉得,数学相比其他学科,要容易得多。像是物理、化学,都需要实验,但在那个实验设备不完备的年代,完成这些实验很难。而数学只需要一支笔、一张纸,就能推导出结果来。这样的想法和兴趣,为他选择数学专业打下了基础。

  放弃分配工作出国留学

  考入浙江大学,陈礴遇到了第一个难题———分班考试。“大学里通过摸底考试,把我们分到快班和慢班。顾名思义,快班学的东西会多一些,慢班是打基础。”陈礴从小就是班上的尖子生,无论哪门课,他都是前三名。“我在兰二中时,英语有华侨老师教,算是不错的,我学得也挺好。我很想进入快班,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但现实却让陈礴失望了,摸底考试考完,陈礴处于中下,英语考了五十多分,被分到了慢班。

  不久,他发现同寝室在快班的同学,已经开始看英文小说,他却在背单词,从零学起,中学学的知识不够用。经过分班考,陈礴感受到了外面的世界很大。尽管如此,陈礴并不气馁,努力学习。在四年大学里,他如饥似渴地学习,大学一毕业,留校成为了助教。

  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在如画的杭州有一份大学助教的工作,在陈礴看来是一份很幸福的工作,“浙大有很多访问的外宾,我的英语不错,学校就要求我陪着外宾。我记得在陪他们游杭州时,他们感慨我很幸福,生活在杭州这么美的城市。”

  那个年代,大学生的工作是国家分配的,在很多人的观念里,分到什么工作,一辈子都是做这份工作。

  但工作没多久,陈礴却放弃了这份工作,他考上了中国科学院的研究生,选择继续学习数学专业。“我去中科院,见到了华罗庚,成为他的学生,圆了自己的数学梦。”

  在中科院应用数学研究所,陈礴取得了硕士与博士学位。六年的时间里,陈礴潜心钻研学术,在国内国际期刊上发表了多篇论文。数学是博大精深的,经过应用数学研究所的学习,陈礴感到并不满足,需要再深入学习,提高一个层次。于是,陈礴选择出国留学。

  学会与大人物合作

  1990年,陈礴获得了荷兰Erasmus大学(鹿特丹)运筹学系的学习机会。“当时国家有一个政策,就是出国留学不能到美国、英国这些西方国家去。我选择了荷兰,Erasmus大学的运筹学很有名。”陈礴说,当年博士生很少,荷兰的经济也不错,他获得学习机会的同时,学校还给他提供了一张一等舱的机票,让他从北京飞到荷兰。

  在荷兰的四年时间里,陈礴取得了博士学位,成为大学的助理研究员。在读博期间,陈礴研究博士论文的时候,发现有一篇文献上出错了。“这个错误不是印刷、排版之类的小错误,而是一个研究结论出错了,可以说是本质上的错误。我询问了我的导师,导师鼓励我给作者写一封信。”

  出现错误的作者是一位业界有名的教授,那时陈礴还是一名学生,给知名教授写信,还要指出他的错误,可见压力有多大。在导师鼓励下,陈礴壮着胆子给教授写信。在信中陈礴礼貌地指出了教授的错误,同时把证明过程以及正确的结论都附在信中,写上了导师的名字。

  令陈礴意外的是,这位教授给陈礴回信了,而且态度诚恳、谦虚。在信中,教授承认了这个错误,他向陈礴说明,这个错误他本人在一年前已经得知了,但由于不知道正确的结论,一直没有机会更正。教授鼓励陈礴把正确的研究结果发表出来,还给陈礴专门写了一段话,提高结论的可信度。陈礴就在发表的文章中引用了教授的这段话。

  “这件事就像是我在学术上的第一桶金,第一次和大人物合作,我学到了很多。”陈礴说,自己个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多和大人物合作,拓宽自己的眼界,当然自身也要具备价值,这样才能在成功的道路上少走弯路。

  机会留给有准备的头脑

  积累很重要,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头脑,在陈礴的学术生涯中,他对此感触很深。在陈礴的博士研究生的毕业典礼上,他收到一封信,是英国华威大学的工作邀请,希望他去那边面试,陈礴答辩的表现给华威大学的面试官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在毕业后的暑假,我去华威大学面试。”当陈礴回到旅店,学校认可他的能力,决定为他提供一份工作,陈礴成了第一位华威大学的华人教师。

  过了六年的见习期,经过严格的选拔,陈礴成了华威大学的终身教授。从1994年起,陈礴就在华威大学任教,到现在已有25年了,校长为此给他颁了一个奖,奖励他对大学的贡献。

  不仅是在毕业典礼上,在研究中,陈礴也是一步一个脚印。记得有次,陈礴和一位博士后合作研究一项成果,他们把这项研究总结成报告,参加了一次国际上的学术交流。当时陈礴由于会议有冲突,便让合作伙伴作报告。回来以后,伙伴告诉他,在听众席上,一个美国的教授向他提问这项研究成果的问题。实际上,美国教授已经对这个问题研究了很久,但一直没有答案。听完他们的报告,他豁然开朗。当时,教授在编一本教科书,他想把这项研究成果写进教科书里。于是,教授联系了陈礴。

  “他说我很幸运,不然这个成果是属于他的了。我们做这项研究,自己还没有形成研究论文,只是工作报告,而他已经写下来了,就差一步,他听到了我们的结论,就立刻明白了。”陈礴说。

  现在,这项研究成果编写进了这本畅销的研究生教科书里,写着陈礴和他的伙伴的名字。

  回顾这一生,陈礴认为,把人生的目标和爱好相结合,运筹人生,一旦有机遇,就能抓住机会,让自己成长。

  记者沈冰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