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吴宽宏:结缘古琴数十载

  记者沈冰珂文/摄

  说起古琴,大家最容易联想到的莫过于《高山流水》的故事,这也是中国十大古曲之一。传说先秦的琴师伯牙一次在荒山野地弹琴,樵夫钟子期竟能领会这是描绘“峨峨兮若泰山”和“洋洋兮若江河”,所以有高山流水之曲。

  古琴,是古代文人、士大夫爱不释手的器物,琴乐在整个中国音乐结构中属于具有高度文化属性的一种音乐形式。“和雅”“清淡”是琴乐追求的审美情趣,“味外之旨、韵外之致、弦外之音”是琴乐深远意境的精髓所在。

  在兰溪,吴宽宏就是一位痴迷古琴的人,作为兰溪市职业中专的美术老师,平时的他生活上深居简出,一到寒暑假,就开始“云游”四方。拜会师长、与同门切磋,以琴会友,甚是逍遥洒脱。

  

  十岁偶遇古琴音

  微风徐徐,在一家颇具古风的茶室,吴宽宏在窗边抚琴。琴声舒缓悠扬,让人身心宁静。一曲终,喝上一杯茶,再与朋友畅谈一番,心情甚是舒畅。

  吴宽宏戴着黑框眼镜,一身的书卷气,笑起来还有浅浅的酒窝。谈起与古琴的缘由,吴宽宏打开了话匣。

  上世纪80年代初,十来岁的他在听收音机时,偶然听到古琴,瞬间被吸引住了。“那时候连电视机都比较罕见,常见的就是收音机。第一次听到古琴乐,心想世界上怎会有如此好听的声音?”吴宽宏说,当时广播里放的是一首《平沙落雁》,还没听够,乐曲就结束了。“我听到古琴乐就很喜欢,古琴声音低沉,像是和我产生了共鸣。”

  那时候媒体单一,能听到这样的琴音纯属偶然,琴的样子更是见都没见过。他找了几根做裤子的松紧带,绷紧,一弹指,就会有暗哑的“嗡”声,有点像琴音,就这样放在房间不时拨弄几下,聊胜于无。

  “以前听广播,到后来自己稍微有能力,就专门去找关于古琴的磁带、碟片。”就这样,他与琴结下了不解之缘。只要听到琴音,他的世界就只剩下琴;只要看到有关琴的文字,不读上几遍绝不罢休;知道哪里有琴的著作,就千方百计找来看。

  读初中的时候,吴宽宏第一次亲眼看到了古琴。“那时我爸是做茶叶生意的,我跟着去苏州进货。”在那个出行不便的年代,从早上五六点坐兰溪的火车出门,到傍晚五六点才到嘉兴,然后再由嘉兴转车去苏州。

  到了苏州,吴宽宏在空闲之余,上街转悠,在一家博玩店,看到一床古琴,看了一遍又一遍,当时售价500元,相当于普通教师一年的工资。“我知道我们家能买得起,那是我家最富的时候,但是爸妈不会同意我买琴。”吴宽宏说:“‘琴’在长辈看来是‘无用’的。父母知道我看书、画画很好。会给我买笔墨纸砚,但古琴只有我自己知道。”就这样,吴宽宏与古琴擦肩而过。

   痴迷学琴十余载

  随着时间的推移,吴宽宏对古琴的喜爱丝毫没有减弱。虽然在他的周围没有喜欢古琴的人,但他从网络上了解到有人喜欢古琴,吴宽宏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专门跑到金华和网友见面。“我还加入了全国古琴爱好者QQ群,和来自全国的古琴爱好者交流,在网上搜集关于古琴的信息。”通过网络,吴宽宏认识了杭州爱好古琴的朋友,去杭州参加古琴雅集。

  2003年,吴宽宏在杭州的乐器店里买了人生第一床古琴,花光了当时攒下的所有积蓄。还买了书,开始自学。一曲《平沙落雁》,是吴宽宏学古琴的动力。

  网上有古琴老师的视频。就这样,他跟着视频和书开始自学。到了2006年,在朋友引荐下,拜了杭州琴家郑云飞为师。郑云飞是新浙派大师徐元白先生晚年弟子,是现在唯一健在的浙派古琴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郑云飞先生秉承一对一的传统教学方式。还记得第一次上课的情景,郑云飞先生听说吴宽宏自学,就让他弹首曲子,一曲弹完,老师就说了三个字,“错错错”。“自学的手法、节奏跟老师要求的完全不一样,自己觉得是对的,听上去和视频的音乐也差不多,但其实内行一听就知道是错的。”

  浙派的古琴风格是质而不朴,文而不史,传统的古琴弹法对手势、顺序很有讲究,哪根弦用哪根手指弹,指法如何都很严谨。“郑老师的教学很严格,一段音乐连续弹五次或者十次,如果有一次错,就要重新弹,都弹对了才行。”

  学古琴并不简单,古琴有“难学易忘不中听”的特点,“古琴本来就难学,一首曲子如果几天不弹,就容易忘掉,弹不好还很不好听。”吴宽宏说,不同年龄、不同经历,甚至同一人不同情绪时,对琴的领悟都差别甚大。每天他花很多时间练习,在他看来,八音广博,琴德最优。学琴不仅是操缦技艺,更要将个人修养和学识融入琴音。

  这一学就是十余载,他终于圆了少年时的梦。

  挑起责任传承古琴之音

  古琴属于书斋音乐,琴乐中有一些很细微的声音,一定要在安静的情况下才能感受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一拨弦,就能安静下来。”这份宁静,是一种享受。

  “不同的古琴曲子有不同的意境,自身有了历史文化的积淀和修养,在弹古琴的时候,就会有一种和古人心意相通的感觉。”越往深入学,吴宽宏对自己要求就越高。

  艺术需要眼界开阔,要交流切磋,每当他遇到瓶颈,就请教老师,在同门间相互切磋。每年去杭州参加雅集,让自己的技艺不断提高。

  与朋友交流,吴宽宏发现真正喜欢古琴的人,会有相似的爱好,像是听昆曲、京剧。“我从小喜欢听戏,小时候奶奶带我去听戏,地方婺剧。一开始我就看热闹,去多了就喜欢上了。”听收音机,会专门留心听戏、说书、评书的节目,这些也让吴宽宏对传统文化、历史、宗教、哲学有了一份喜好和研究。

  古琴伴随着华夏文明一路走到今天,有兴盛也有衰败,如今已经从难觅踪迹到知琴、懂琴、赏琴、学琴的人渐渐增多。但是对于中国的传统音律研究和关注的人却还是很少,而这恰恰是古琴音乐本身的特点和优势,但现在教古琴很少有人去教宫商角徵羽这一块的知识。此外,为了迎合年轻人的喜好,很多人在学古琴时,改变了传统的古琴风格。在西方乐器的冲击下,也让古琴在音乐界处于很尴尬的地位。

  这让痴迷古琴的吴宽宏心中有了一份强烈的使命感,他想以自己的坚持,将传统古琴的雅正风格传承下去。

  从十来岁的痴迷开始,古琴伴随着他走过了近40年的漫长时光,吴宽宏几乎所有的记忆里都有琴音缭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