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70年前,他们亲历兰溪解放日 70年后,听他们诉说那天的兰城

   1949年5月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分两路开进兰溪城,使兰溪成为金华地区第一个解放的县城。从此,兰溪人民告别黑暗的岁月,步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

   70年后的5月6日,我们找到了亲历兰溪解放日的三位耄耋老人,听他们给我们讲述发生在那天的兰城故事,一起回顾那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憧憬解放,壮胆穿越火线

讲述人:蔡甲生(92岁)  

  1949年,我在兰溪县郊后地小学(当时叫岩山乡中心国民学校)教书。5月,国民党军队开始大溃逃,学校暂时放假。我是年轻的单身教师,被指定留校。

  5月6日上午,闲来无事,我想到城区的家里看看。于是,我穿上长衫,挂着校徽,漫步向城里踱去。那几天,不断有消息传来:解放军对人民秋毫无犯,对学校及教师更是爱护有加。一路上,我也没看到兵荒马乱的迹象。

  1.5公里左右的路程,很快就走到了。只见城里虽不是熙熙攘攘,但也无掩门闭户的情况。朱家码头一带银元贩子十分忙碌,有钱人怕金圆券不通用,拼命购进银元,一时银元身价飞涨。

  城里大街上有一小队军人巡逻,身上穿的服装也是杂七杂八,并不统一,据说是商会雇来维持治安的。此时,国民党政府及其军队已开始溃逃,解放军大部队未到,城里好像成了真空状态。

  到了家里,我发现家人都很高兴,国民党军队溃逃后,家里被强行占用的厢房已收回。父亲开心地饮起了酒。我在家里吃了中饭,又同家里人闲谈了一会儿,才离家返校。

  走到石板路头三清殿前(大概是现在的城北立交桥附近位置),我看到前面几家小店铺门前簇拥着一群群人,口里还轻轻地喊着“来了!来了!”。我驻足一看,三清殿那边有10多名军士匍匐在路边,然后又一个接一个起来,弯腰前进,跑到隐蔽地方再站起来,后续的又跑到已站好的军士前面去,这样轮番前进,并挥手示意群众进屋。但是,大家都不听,仍在围观。

  我知道是解放军来了。这时,我不知从哪里来的胆量,仗着长衫和校徽,一直往前走。那些已进来的解放军并未阻拦我,这更增添了我的勇气。

  走到铁路上,突然听到“砰”的一声枪响,我回头一看,原来一队商会的巡逻兵巡逻到三清殿,被解放军先头部队缴了械。我被枪声一惊,连忙拔腿就走。

  走过铁路,只见铁路基靠北门外一侧,卧着好几百的解放军,他们正严阵以待。再仔细一看,我认出了自己的一位同学,他是解放委员会的成员,我想,当时,他正在和解放军干部进行接洽。

  没等我转过神来,我那同学也看到了我,并用手朝我挥了两下,示意我赶紧走。于是,我加快步伐,穿过“火线”,向学校走去。

  70年过去了,回想当年情景,仍历历在目。我也觉得当时的行为实在有点冒失。长衫既不是防弹衣,校徽也不是护身证明。凭着自己对共产党政策的信任和对“解放”的美好憧憬,竟敢穿越“火线”。但是,这一冒失行为,却为我一生留下了极其美好的印象,终身难以忘怀。

  

解放军绝不让百姓吃亏

  讲述人:成恒河(86岁)

  1949年,我16岁,在兰溪城里一家叫“庆丰油行”的店里当学徒。兰溪解放那天,我依然记忆深刻。那天白天是最紧张的,看到国民党的队伍退了,到处抢。我们是油店,做批发生意,店里只有点植物油,没什么东西可抢。我们对面是百货店,全部抢光,看到钱就拿,看到香烟就抢,相当乱。下午,我们提早把店铺关了。

  到了晚上,我和两位师兄早早地就睡了。我和二师兄临时睡在账房里,大师兄睡在外面柜台上,像是保护我们。到了后半夜,街上很热闹,听到马的声音,应该是走过的军马的声音,还有一些轻轻讲话的声音。

  后来,快天亮的时候,一些解放军就直接住在街上。我们当时就在想:白天土匪一样那么吓人,现在睡在地上的是什么人?突然,我们听到很轻的敲门声,“老乡,老乡,我们讨点水喝。”

  听到声音,当时,大师兄就从柜台上跌了下来,很紧张,叫也不敢叫,就在想“怎么办,要不要开门”。后来,我们三个人商量后,就把门打开了。门外的人不骂,也不抢。后来才知道敲门的是个解放军的连长。

  门开后,他说:“小兄弟,你们不要怕,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军这三个字我们也没有听到过,一时也没反应过来。接着,他说:“你们不要怕,有没有老板?把他请出来,有点事情商量下。”他始终很客气,我们三人就不再害怕了,于是把油行老板从里屋叫了出来。

  “老板,我跟你商量点事。我们部队想在此休息下,借你们这里烧餐饭,可不可以?”解放军连长跟我们老板作了商量。我们老板连声说:“可以,可以。”

  当时,我们油行还是比较大的,光炊事员就有三个,有单独的厨房。那顿饭要烧给100多人吃,我们店里米是有的,但是没菜。解放军给了我们老板饭钱后,转过身来对我说:“小兄弟,带我去买点菜。”解放军就让我带着去买菜。

  我就陪他们去了。买菜的地方就是现在北门菜场附近的地方,沿街有人摆摊卖菜。他要买10斤豆腐,豆腐摊的老板看到是军人来买,手都抖了,也不说价格,就说:“都拿去,都拿去。”

  当时钱是不流通的,他们带进来的是解放军的一种临时货币。10斤豆腐要付多少呢?也不清楚,反正解放军就给了豆腐摊老板一张钞票,并对他说:“这张东西放你这里,过几天我们军管会成立了,你去军管会,会给你兑现的。”豆腐摊老板说:“好好好,你不抢就好。”

  后来才知道,那张钞票当时可以买50斤豆腐,就是解放军多付了。

  总的来说,这件事情让我们对共产党和解放军队伍的印象非常深。同样是军队,前一天的国民党军队是抢,第二天解放军却是那么亲切。

  

很快稳定秩序恢复生产

 

  讲述人:郑银生(94岁)

  兰溪城解放那年,我24岁,住在延安路旁边,就是现在的人民医院城东院区附近。1949年5月6日,国民党残兵放了几枪就逃了。那时,解放军还没到,这段时间成了真空状态,许多人都无所事事,在街上闲逛的人很多。

  当时,我也在街上玩,有商会雇的巡逻人员维持秩序。下午1点钟左右,我们就听说金萧支队(地方游击队)要进城,解放军正规军大部队也快到了。我当时在商会门口看到,有许多人在那里排队,准备迎接进城的解放军。

  下午2点多钟,只看到城门那里,四个士兵开路,两边站立,四支冲锋枪,先进城的是解放军军官。而城里的很多人也换上衣服去迎接,把解放军迎到城隍殿里落脚。我们当时在两边看,第一次看到解放军,黄色军装,胸前两条斜挎袋,一条钱袋、一条干粮袋。

  进城之后,解放军就找地方坐下来休息。他们的武器,手枪、手榴弹等都用红布绑了一下,显得喜庆。

  我记得,当时还发生了一次小误会。延安路有家平乡客栈,有个解放军战士去买东西,刚好碰到了金萧支队的人,金萧支队里靠河西的人员比较多。因为当时相互不认识,金萧支队几个人以为解放军战士是国民党军队的人,要上去缴他的枪。后来,其他解放军战士看到了,马上上前围攻。

  以为要打起来了,这时,两边看热闹的人群赶忙跑到路边店里躲避。现场,金萧支队的队员反过来被解放军缴了枪,后来,还是金萧支队的文书出示证件后,才把事情搞清楚了,原来大家是“自家人”。

  解放军进城之后,很快发布了安民布告,要求所有商店第二天要正常营业,所有生产工作恢复。

  后来,我们才了解到,解放军解放兰溪时一天急行军110公里。得知解放军要赶到了,国民党军就很快溃逃了。殿山那里有一个国民党76伤病医院,早三四天前就开始逃了,从水路逃往衢州方向。

  对于国民党俘虏,解放军也很优待,年纪小一点的,给他们两个选择:一是可以参加解放军;二是可以回老家参加生产,还给路费。而国民党军官在逃之前却是想着法子变卖家产,甚至连姨太太都拿来卖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