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这事,真酷!兰溪两小伙在老挝开客栈   

  

  李航(左)和沈亮(右)  图片由沈亮提供  

  某地旅馆

从西双版纳到琅勃拉邦客栈在旅行中“落地”  

  琅勃拉邦是老挝著名的古都和佛教中心,作为老挝最古老的城镇之一,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在不到10平方公里的城市中,有着30多所寺庙。虽然有着浓厚的地域风情和历史文化,但一下飞机,只有一个感受,“这地方真破”。基础设施薄弱,城内只有三条主道,没有红绿灯。路边的竹筐就是垃圾桶,道路也不宽敞,城内最宽的道路是双车道。当地人居住的房子大多只有两层楼,时不时可以看到茅草房。

  但这样一座城市,却民风纯朴,人际关系和谐,被公认为东南亚传统与殖民风格保存最为完好的城市,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历史文化遗产名录,成为西方游客追求的“世外桃源”。

  沈亮和李航被琅勃拉邦的魅力所吸引的同时,也从中看到了大有可为的商机。不过,说起在这里开旅馆,李航说:“这真的是一个很巧很巧的巧合。”

  2016年底,刚从北京理工大学毕业的沈亮,做着展示设计的工作。高中同学李航因为工作的缘故,到北京出差半个月,两个人便常常一起“抱怨”工作。“那个时候不仅自己工作挺烦,看阿亮也很苦逼,一间十平米的房子,天天加班到半夜。”李航回忆起那段经历,有些不可思议,“我们一起规划‘出逃’计划,2017年的元宵节还没过完,我就交了辞职报告,把所有家当往朋友家一放,当天晚上就和沈亮飞往昆明。”

  “我们都喜欢旅行,不知道从哪次聊天开始,我们就开始讨论开客栈的可能性。”沈亮说,既然两个人有共同的爱好,心中都有开客栈的想法,何不以旅行的方式,了解一下国内热门旅游城市的客栈和客栈的经营状况。

  第一站,他们去了云南。在丽江和西双版纳待了两个星期,拜访了很多青旅和客栈的负责人及旅行社,他们认为,“旺季赚钱,淡季赔钱”。

  考虑到界限分明的淡旺季,再加上国内房租及人工成本都很高,他们想再多去一些地方。既然国内不行,就去东南亚瞧瞧。他们抱着旅行的心态,想从北到南玩一圈越南,计划在越南开一个客栈。

  在西双版纳,他们正准备思考如何去越南的时候,发现老挝有直达越南河内的国际巴士,抱着多走一个国家多看看区别的心态,他们坐上了去老挝琅勃拉邦的国际巴士。

  在琅勃拉邦的一个星期里,他们逛遍了整个城市,考察了全城六七十家青旅和客栈,大致了解了琅勃拉邦甚至是老挝旅游业的发展情况:房租和人工成本相比国内要低很多,而且一旦与房东签订固定年限的租用合同,在这些年之内都不会涨房租。同时,来当地旅游的外国人很多,一年12个月游客的数量波动不大。

  “就是这里了!”他们“疯”了一样地想在琅勃拉邦找到一个适合的地点开客栈,在城里一家一家地问,无论店门口有没有挂着“转租”或“转让”的牌子。最终他们找到了一处特别合适、特别心仪的房子。那里原本是一个老挝人经营的客栈,离市中心主街步行5分钟,有7间房……“超赞!”第二天,他们便开始和房东谈判租金和租期。花了一个星期,他们和房东从陌生人成为了朋友,在租赁的事宜上达成了一致,签了一个长达10年的租用合同,客栈开起来了。  

一砖一瓦把“某地”打造成游客的“温馨小家”  

  承租下旅馆,是他们开客栈的第一步。接下来的一步步,都充满挑战。老挝的一切对他们来说都很陌生,如何在短时间内适应这里的生活并不容易。

  “我们租下来的时候,这屋子特破,屋顶漏雨。二三十年的木屋,设施很旧。”沈亮说,前半年都是在半装修半运营中度过的。

  “我们对装修一点也不懂,材料不懂,价格也不知道。我们总感觉自己会被坑,而且我们的启动资金也不多,交完房租之后用于装修的钱所剩无几。”李航说,把每一分钱用到极致是那时候天天要考虑的事情。常常去参观各个客栈,以闲聊的方式了解他们是如何装修的,材料贵不贵。“有时候觉得自己特别抠门,为了节省装修成本,买一个水龙头可以跑一个下午,为了10元钱的差价逛遍五金店。”沈亮说。

  “我们通过一位越南人开的客栈找到了相对廉价的越南工人,这也成为我们后期装修的主要合作伙伴。”李航说,因为语言不通,和越南人在装修和报价的事情上因为误会发生过多次争吵,干脆自己动手吧,“可能老挝人都会觉得这两个中国小子太抠门了。”

  在原本荒芜的后院里搭建了4个老挝式的竹子房,把过于宽敞的客厅重新规划,原本只有7间房的客栈变成了12间。这样一来,为客房收入提高了40%。装修布置遵从简单、舒适、干净、温馨的原则,搭配自己的一些设计,设置了一面照片墙,游客们可以把旅途当中的照片做成挂画和明信片展示在公共区域,让他们感受到家的氛围。

  2017年4月6日,客栈正式营业了,取名为“某地”,意思是:大家在旅途的某个地方相遇相识,在这个地方分享不同的故事,享受旅行的快乐。此后,客栈的所有一切都由自己独立运营:从前台接待到客房打扫,从网络预订到旅行社合作,从政府缴税到房屋改造……在这之前他们都是门外汉,一切都是从零开始,而现在他们是一家运行成熟的客栈的老板。

  “老挝这么不发达,不是应该选择新马泰会比较好吗?”当时,家人和朋友都很不解,他们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个“破”城市。沈亮说,他曾仔细研究过,新马泰等国家的确旅游业非常发达,但竞争同样存在,每天都有为数不少的客栈开不下去,而琅勃拉邦不一样。刚到这里时,每条街上都有新的酒店在施工,了解到每个月都有新的客栈出现,当地的房价也在上涨,当地古老的佛教文化吸引了众多游客……虽然老挝目前的基础条件很差,但从云南到老挝的铁路正在建设。“在一个还未完全开发的旅游城市,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多有趣啊。”

  某地旅馆的茅草屋

开客栈给予他们成长

  不平凡的经历造就诸多温馨回忆

  刚开始,客栈的生意并不是很好,只能勉强维持收支平衡。沈亮发现大多数人来自亚洲以外,很多游客都通过网络来订房。为了打破客栈水一般平静的现状,他开始在Facebook上发推文,在booking APP上挂出房源,一个月后果然有了很大的起色,客栈90%的订单都来自网络。

  旅客给他们带来了不少温暖的回忆。2017年6月,一对波兰母女通过booking预定了一间大床房,在客栈中住了半个月。当时客栈还在改造,这对母女丝毫没有在意,还来帮忙刮大白、刷油漆,甚至觉得是一次不错的旅行体验。后来,她们转道去日本旅行了半个月,又回来住了半个月。沈亮问过她们:“为什么还会选择这里?”她们的回答很暖心:Because love and warm(因为爱和温馨)。

  “记得有一次,我们第二次大规模改造刚弄好,把后院以及单独浴室做起来了,但是没有考虑到老挝线路老化的一些问题。晚上10点,五六个热水器同时工作,‘砰’的一下整栋房子都黑了。那个时候客栈都是客人。”李航说,他们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很快,中国客人帮忙去检查线路,房东带着工具也加入其中。“我们打电话给朋友,他们也愿意百忙中过来帮忙,很是感动。”

  作为老板,李航觉得非常愧疚,他开始给外国客人去安慰去道歉,但他们似乎都很能理解,开玩笑说这让他们在老挝度过了一个非常美妙的夜晚。然而,有一位俄罗斯客人的妻子非常生气,洗澡洗到一半没水了,发了疯一样要走,但丈夫却出来和他道歉,说自己妻子可能太累了导致情绪有点失控,还表示自己很喜欢这里,不会搬走,如果有什么需要协助尽管吩咐。这些话给了他们很大的鼓舞。“当时忙到凌晨一点多,我自己那个晚上也趴在客厅桌子上休息,虽然很艰苦,但想想能得到客人的理解,有的甚至还续住了好几天,真的很开心。”

  目前,客栈的入住率均达到了80%以上,在12月到次年2月更是供不应求,原本100元人民币一间的标准间可以飙升到100美金,刨去房租和人工成本,已经实现了盈利,发展也很稳定,无论是在网上还是现实,都被游客频繁点赞。

  对沈亮而言,开客栈既是生意,更是情怀,虽然理想与现实总会存在差距,但相信努力会有回报。不过,在李航眼里,老挝只是美好的一站,终有一天会回国。

                           记者 沈冰珂 文/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