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毛竹尖下春意浓 五世同堂乐淘淘

    2014年元旦,天气晴朗,其他地方几天前下的今冬第一场大雪早已融化,而海拔较高的兰溪市柏社乡山门行政村蒲塘自然村村民的房前屋后,依然有堆堆积雪。
    97岁的老寿星吴宝球坐在有“云雅献瑞”匾额的古宅门前晒太阳,满脸笑容。这天她特别开心,话也特别多。天各一方的五代人回大山里团聚,送上祝福的言语,让老寿星吴宝球喜不自禁。3岁的玄孙张绍祺稚声稚气的祝福语——“祝太太奶奶寿比毛竹尖不老松”,更让她笑得合不拢嘴。
    五世同堂,生活美满,身心康健的老寿星吴宝球,实实在在乐淘淘。

玄孙张绍祺在对吴宝球说悄悄话。

97岁的老寿星吴宝球还能做针线活。

●第一代:生活筚路蓝缕

    毛竹尖海拔900米,是兰溪境内龙门山脉继毛坪尖、肇峰山之后的第三高峰。蒲塘自然村坐落于海拔约600米的山腰,过去山径崎岖,交通相当不便。到建德或兰溪的集贸市场买生活必需品,在没有汽车的年代,要翻山越岭五六个小时,往来需要一整天的时间。
    吴宝球的丈夫张家田如果健在的话,已是110岁。说起已作古20多年的丈夫张家田,吴宝球充满崇敬。她说,她生了15个孩子,其中5个夭折,养大成人的有3个儿子、7个女儿共10个孩子。蒲塘触目是山,每天和山打交道,但是,大部分山头是外村的,蒲塘人没有份儿。丈夫开垦有限的山地,种上茶叶。把采集的茶叶精心制作后,拿到外地去卖,通常能卖个好价钱。自己家里的茶叶太少,丈夫收购本村与附近山村的茶叶,一同卖到外地,增加收入。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兰溪与建德交界一带人烟稀少,土匪经常出没,村民没有安全感,好多家庭都配备了猎枪,用于防匪。张家田的猎枪不仅仅防匪,还用于打猎。张家田的枪法特准,打飞鸟一枪一只,弹无虚发。飞跑的野猪,也常常倒在他的枪下。吴宝球回忆,丈夫那些年真的肯吃苦,会赚钱,要不然这么多孩子肯定拉扯不大。

●第二代:经济“气候”渐渐回暖

    过新年75岁的张根连,是吴宝球3个儿子中的长子。由于经济条件与交通等方面的原因,他没有读过几年书。但是,他与父亲张家田一样,能说会道,富有发家致富的头脑。他还当过村干部,在村民中有一定的威望。村民发生纠纷,他前去调解,一般都能化干戈为玉帛。
    靠水吃水,靠山吃山。自家的山,张根连沿袭上代的做法,大面积种植茶叶。这远远不够,他承包了上百亩别村的山,也种上茶叶。高山有机茶,这几年价格攀升,他的经济收入水涨船高。建德、浦江等地有几个村在毛竹尖有山地,路途遥远,管理很不方便。那些村的干部与村民相信张根连,把山地委托给张根连管理。张根连不负所望,风雨无阻,每天巡查山地,不让毛竹、松树等被盗伐。征得委托方的同意,张根连在山地种上油茶等,开辟经济收入的新渠道。
    养猪、养鸡,酿制高粱酒、荞麦酒,张根连全方位创收。虽然早已年逾古稀,他的身体还非常结实,天天登山,忙这忙那,丝毫不感到吃力。
    老二张玉连,老三张清连,前者在老家蒲塘搞种养殖业,后者在外地经商,而今经济条件都很不错。
    张根连喜滋滋地说,到他这一代,经济“气候”渐渐回暖。他的弟弟不消说,他的姐妹张根香、张云香、张云妹、张云蕊等家,经济来源也很稳定。

●第三代:走出大山谋发展

    大山虽好,但在张良庆等第三代人看来,受到种种制约,实在不利于事业的发展。他们纷纷走出大山,到山下、到外地拓展事业。
    原先开拖拉机的张良庆,于十多年前走出了大山,在下陈村租用数亩田地,建造了养猪场,最多的时候,一批猪养过300多头,曾收得盆满钵满。这几年养猪行业虽然不是很景气,因为他根底扎实,经验丰富,经济收入没有滑坡。
    张良庆的弟弟张良法,原先也是开拖拉机的。前几年张良法与人合作到兰城经营水泥,生意红红火火。而今,他在城里买了房子,一家人在城里有了“根据地”。原先由父亲张根连和哥哥张良庆承包的部分茶山,转而由张良法承包。茶叶开采的季节,张良法要从城里返回大山,在蒲塘住上一些日子。张良法认为,住城里与山里各有千秋,他都能适应。
    战场父子兵,张良庆的堂弟张良忠在昆山与父亲张清连一道打开托运的局面。张良忠年纪轻,胆子大,敢开拓,敢招揽大业务,场面越做越大,已经跻身昆山托运业的“大哥大”行列。

●第四代:开辟新阵地

    在义乌搞汽车销售,大场面经历多了,张良庆的女儿张伟芳思维敏捷,做事很有自己的见地。张伟芳曾在兰溪一家企业打工,觉得没有前途,五年前单枪匹马到义乌,尝试着销售汽车。虽然没有人脉关系,但是,她凭着开拓精神和坚持不懈,销售汽车的局面逐渐打开,业务量每年上升。   
    在杭州搞电子商务的张海伟,是张伟芳的哥哥。张海伟虽是哥哥,年龄上只比妹妹张伟芳大一岁。经人介绍,六七年前他前往大都市杭州拓展业务。从小敲小打开始,业务逐渐做大。他信心满满,新的一年,电子商务的业务收入争创新高。
    按照传统的年龄计算方法,第五代张绍祺到了马年正月初一才是4岁。虽然未完全懂得事理,又是张家新生代的宠儿,但是,张绍祺有他的“未来构想”:在大山毛竹尖山腰建造一个飞机场,他从大城市驾驶飞机回来,把太太奶奶等家里人都接上飞机,到从来没有去过的好地方逛逛,让大家都开开眼界。


          记者 胡新谷 文/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