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留住正在消逝的民间手艺

  干了一辈子泥水活的舒国真从来没想过,砌筑马头墙竟然能拿个冠军。昨天,兰溪市农村传统建筑工匠技能比武大赛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诸葛八卦村举行。擂台上,62岁的舒国真和32岁的儿子舒仕雄齐上阵,不小心就“走红”了。

  农村工匠打擂台 在全省还是首次

  “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比赛,没想到政府这么重视我们这些传统工匠。”来自黄店镇肥皂村的王文忠和王惠洪,代表黄店参加马头墙砌筑项目比赛,令他们感到自豪的,不是获奖,而是政府专门为他们设了擂台,大家有机会切磋技艺。

  兰溪是一座历史悠久、人文荟萃、山川秀丽的历史文化名城,在兰江流域散落着许多历史文化古村落,这些村落有着建村历史悠久、规划严谨科学、建筑类型多样、建筑风格古朴、人文精神厚重等特点,不仅展示了历史长河留下的宝贵财富,而且是一种文化内核的传承。

  而传承的关键人物,就是农村传统建筑工匠。“农村的历史文化包括建筑文化,它正面临着新的挑战和冲击。如何保护、传承传统村落的文化命脉,需要我们在新农村建设中融入传统文化,在建筑上能够把传统延续下来。”兰溪市建设局副局长童旭宏表示,比赛既是工匠技能的一次集中展示,也是建筑技术水平的一次较量。

  此次大比武由兰溪市建设局和市农办共同主办,共设马头墙砌筑、鹅卵石路面铺设、薄砖路面铺设、仿古花窗砌筑、现代砌筑、木工技能和木雕工艺等7个比赛项目,参赛选手近100名,全部来自农村基层。

  据了解,像这样涵盖多种建筑工匠技能的综合赛事,在全省还是首次。

  选手“藏龙卧虎” 夫妻档父子兵齐上阵

  中午12时,兰溪市副市长吴乐华宣布比赛开始。按照比赛规则,现代砌筑、薄砖路面铺设、鹅卵石路面铺设要在1小时30分钟内完成,花窗砌筑、木工要在2小时30分钟内完成,木雕要在3小时内完成,而工程量最大的马头墙砌筑的时限则要3小时30分钟。同时,对于各个项目,都有具体的规划和技术要求。

  来自兰江街道姚村的姚娟娟,在参赛选手中特别显眼,因为她是全场唯一的女选手。她参赛的项目是木雕工艺,雕刻图案是“八仙游人物”。比赛一开始,姚娟娟就把刻刀箱固定牢,以免雕刻的时候发生震动,方便取拿刻刀。“姚村姚家木雕手艺是祖上传下来的,我干这一行有20多年了,人物雕刻是最难的,轻重、厚薄都有讲究。”姚娟娟边说边变换着手中的刻刀,一丝一厘地在刻板上下刀。

  儿子搅泥打下手,父亲砌瓦筑造型。在马头墙砌筑组,来自女埠街道午塘村的舒国真、舒仕雄父子俩相互配合,不到一个小时就完成了主体工程。其所砌的马头墙与其他人的有很大不同,看上去十分气派,引来不少人围观。“好戏还在后头的绘画呢。”儿子舒仕雄告诉大家。

  泥水活难不难?舒仕雄说,他家祖上八代全是泥水匠,他20岁不到就跟父亲学艺,但现在最多只学会了二成“功夫”。舒国真说,他带过20多个徒弟,技术精湛的也就一两个,“泥水活是细活,看着简单,其实很讲技术的”。

  参加薄砖路面铺设的应宝善、郭翠娥是一对夫妻档,因为给村里砌筑文化墙做得好,被推荐来参赛。丈夫应宝善此次还是带病参赛,因为前段时间做工时伤到了脊椎。“我们结婚后,我一直跟在他后面做工,泥水活辛苦了点,但最近几年的收益也还好。”妻子郭翠娥说。

  既吃香又遭冷落的工匠 传统技能传承后继乏人

  “现在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学这些工匠活了,再这样下去,农村传统建筑工匠技能恐怕快失传了。”此次比赛的副裁判长、姚村姚家第三代木雕传人、工艺师姚焕强说,工匠干的是累活、脏活,年轻人都找其他出路了。

  在采访中,不少工匠都表示了和姚焕强一样的担忧。而这样的担忧是有道理的:参加比赛的选手中,没有一个“80后”,最年轻的是1978年出生的工艺师吕柏亭;一些“老资格”的泥水匠、木匠师傅最近几年也收不到徒弟了。

  姚焕强今年在殿山中学开办了一个木雕公益兴趣班,教孩子们雕刻。他说,随着社会对古村落保护越来越重视,现在的古建筑修缮行情很好,根本不愁没活干,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能够当一名工匠,同样能够干出一番事业。

  此次参赛选手中,年纪最大的是诸葛镇的周寿通,今年69岁,但还活跃在建筑工地上。周大伯现在诸葛古建筑修缮公司上班,平时给人家修补老房子。“随着农村条件的不断改善,营建新房子的需求也越来越大,泥水工还是非常紧缺的。”周大伯说,一般泥水师傅工钱一天300元,连小工也有150元,收益不错,就是辛苦了点,但现在的情况是,大多数泥水工匠都集中在四五十岁,年龄结构极不合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