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陈建强:“半个农民”的艺术人生

陈建强在工作室作画


        水墨丹青中国画。在国画中,工笔画可算是最需耐心的画作,不仅仅是精谨细腻的笔法,还有那层层渲染,都要求作画者“巧密而精细”。  工笔画历史悠久,起源于战国时期,盛行于唐代。明末之后,随着西洋绘画技法传到中国,中西绘画相互借鉴,使工笔画的创作在造型上更加准确。  从17岁正式学习工笔画以来,陈建强画了大半辈子,他想在传统工笔画的勾勒、渲染中,融入现代元素,让工笔画有创新,更富有生机。 

 

用现代元素突破传统工笔画

  在陈建强的工作室,墙上挂满了他画的工笔画。有与墙一般大的鸿篇巨制,也有温婉如兰的小幅画作,墙四周挂着的有水墨画、花鸟画、书法等作品。整个工作室充满了淡雅的气质,空气中还有淡淡的墨香。画桌上,摊着一幅还未完成的画作。陈建强提起笔,寥寥几笔,一棵迎客松的松枝在他的手下栩栩如生。

  “我参加过很多书画展,有几幅画就在方增先艺术馆展出。”陈建强说,每次参加画展,他会结合画展的主题去创作,将自己的所思所想与主题融合,他想画和别人不一样的工笔画。

  去年,他的《万年浦江》在2018年“万年浦江”全国中国画工笔作品展中,被中国美术家协会评为入会资格作品。这幅《万年浦江》,画了20多件出土的文物。“我记得,之前兰溪政协和浦江政协有个联谊,我跟着去了浦江博物馆。一看到博物馆展出的这些文物,我就很感兴趣。后来得知浦江要办画展,而且以‘万年浦江’为主题,我就想到了浦江博物馆的那些文物。于是,我专门去了一趟浦江博物馆,细细地观察、拍摄这些文物。”陈建强说,这些文物从土里挖掘出来,它们是浦江的历史印记,最能代表浦江历史的发展。有了这些文物,浦江才可以称得上“万年浦江”。

  20多种不同年代的文物,沿着时间的脉络,汇聚在一幅画卷上,形成错落有致的景象,展示了浦江历史变迁。这份创意,是《万年浦江》能入展的原因。“入选全国性的画展,对于画画的人来说,是件荣幸的事,也是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的资质。”

  不仅是浦江,在福州举办的“海丝情·中国梦”——中国“海上丝绸之路”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中,陈建强的《海丝帆远》被中国美术家协会评为入选作品。在这幅画上,陈建强用画笔以一种丝绸般的质感,绘画出夕阳和倒影。“以前航海外出,都要靠帆船,所以就画了一艘帆船桅杆的倒影,水底隐隐约约还有古董,用这些表达海上丝绸之路。”陈建强说,参加中国美术协会举办的画展,要有想法和创意,一定要跟别人不一样,这样评委才会看到作品的亮点。“一幅画,如果没有自己的思考和表现力在里面,很难在类似的画中脱颖而出。”

  参加一次美术展也并不简单,中国美术家协会每年都会公布全国不同主题画展的信息,如果想要参展就需要先给主办方寄上作品的照片,在5000件初评作品中评出300多件,再进行复评。最后,优秀的几十幅作品才会在当地展出。

  有了数十幅参展作品的积累,陈建强成为了中国美术家协会的会员、兰溪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据悉,现在兰溪的兰溪人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的,目前只有两位,另一位是陈军。

“半个农民”的人生阅历

  “我的老家在横溪,那边书画氛围浓厚,离浦江也近,有时会去浦江看画展,这对我的影响很大。”陈建强回想起从前,17岁学画画,选择了师范美术专业的工笔画。拿起画笔的那一刻,陈建强想,这辈子就一直画下去吧。

  学成归来,他成了横溪初中的美术老师。但年轻气盛的他不甘于成为一名美术老师,他想着去外面闯荡一番。去了广州,在那边一边画画,一边裱画。因为忙于工作,他只好暂时放下了画笔。

  这几年,陈建强的生活稳定了下来,他在兰溪开了自己的绘画工作室,专心创作。前些年,陈建强创作的国画《闲情逸意》获得了浙江省青年美术作品展的铜奖。在他的国画作品上,落款都是“半农”。问其缘由,他说,画画和农民一样,都需要耕耘,付出了,才会有收获。但相对于农民,他觉得自己顶多算得上半个农民。

  陈建强的工笔画不仅笔触细腻,而且富有创意。在他的一幅作品中,他画的是蓝色的印花布错落有致地挂起,青砖铺就的地面上停着一辆滑板车,在滑板车上坐着一只黑猫。一只米老鼠气球系在车把手上,另一旁有两只散落的小鞋,却看不到人。画面上还挂着几只千纸鹤,整个画面充满童趣。

  “这幅画是我有次去桐乡采风获得的灵感。桐乡有很多的染布厂,他们染的布要经过晾晒,整个画面很有层次感。青石板也是江南水乡的特色元素,再加上小鞋子、滑板车,整幅画看上去就鲜活起来了。人躲到了染布后面,猫咪便占据滑板车,新旧事物在画上和谐共生。”陈建强说,传统的工笔画以花鸟为主,在这基础上,想要突破传统,就需要将一些现代元素融入其中。

  在化石系列的作品中,一幅《远古的呼唤》,把动物的化石与一片残缺的老树叶画在石头的背景上,十分新奇。这幅作品,在“翰墨神木”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中,被评选为入会资格作品。“很少人把化石画到工笔画中,而化石也是我想表达远古的方式。”

画出工笔画的灵动与创意

  陈建强的画,包含着很多的太湖石,有水里的、岸上的、红色的、灰白的;有时太湖石上停着一只鸟,有时太湖石旁有两三只八哥嬉戏。在纪念叶浅予诞辰110周年“潇洒桐庐”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中,陈建强用一尊水底的太湖石,画出了“五水共治”的山清水秀,作品名称为《富春幽韵》。“透过水面,能清晰地看到水底的太湖石,一旁还隐隐约约有一群小鱼在游动,溪水的清澈就立刻从画中展现出来。同时,画面上有了太湖石,也更加饱满。”陈建强说,工笔画需要先打底,然后再一层层渲染、晕染上不同的底色。

  世事洞察皆学问。陈建强画中的太湖石,来自于他日常生活的积累。在外出采风之余,平时去公园,看到公园的太湖石,也会拍下来作为素材。积累得多了,作品中便有了变化多样的太湖石。最近,《万年浦江》也开始重新创作,文物的不远处,添上了一尊太湖石,整个画面变得丰富起来,有了生机。“画面中有块太湖石,整个构图、色调都很好处理,太湖石画起来要‘松’一点,不能画‘死’了。”

  工笔画的雅致,在于细腻、基调和虚实。“我画画不喜欢大红大绿,像是画中的红花和绿叶,我喜欢用不同的红色表现花的颜色,同时在绿叶中掺上几点红色,与花相呼应,这样画面会雅致起来。”陈建强说,工笔画不但要画得仔细,还要讲究虚实。比如说画一只停在树枝上的鸟。露在外面的脚要清晰、写实,长了羽毛的地方就要画成虚的;前一只脚画实了,后一只就要画成虚的,虚实相结合,绘画意境才能能体现出来。一幅作品,他通常要画上一个星期,大一点的画,要花费半个月乃至一两个月。画中的渲染最费时,把白纸渲染成与内容相符、虚实结合的色彩,通常需要10多次,每次都要等画纸干了以后,才能再次渲染,需要作画者极大的耐心。

  这两年,陈建强每年都会创作好几百幅作品。今年,他准备出一本画册。以后有机会,他还想办一次个人画展。

  《海丝帆远》 陈建强 画

  入选“海上丝绸之路——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记者 沈冰珂 文/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