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60余年匠心不悔 指尖技艺盼传承

蒋梅芳和她的剪纸作品


  记者 沈冰珂 通讯员 季俊磊 文/摄

  蓝采和、张果老、吕洞宾、麒麟贵子……从八仙到神话,剪纸大师蒋梅芳把他们都剪活了。“我两个女儿出嫁时,所有的大红喜字都是她剪的,还有子孙满堂、观音送子等吉利画像,都剪得特别好。”村民刘大妈告诉记者,蒋梅芳的剪纸手艺在十里八乡都很出名,剪了60多年还在坚守。

  昨天,在蒋梅芳家中,记者看到客厅里挂满了剪纸作品,有十二生肖、西游人物、福禄寿喜、梅兰竹菊等题材,作品色彩缤纷,形象栩栩如生。今年74岁的蒋梅芳说,只要手不抖眼不花,她还会继续剪下去,也希望能有年轻人愿意接力传承这门指尖技艺。


七代传承 从小热爱0


  蒋梅芳剪纸技艺是从娘家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到她这里已经是第七代了。对于出生在剪纸世家的蒋梅芳来说,剪纸虽然很费功夫,却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以前的剪纸花样比较少,主要是出于迁居、生子、嫁女、考大学、做生意的需要。”蒋梅芳说,当时,母亲剪纸是家庭收入的来源之一,需要根据客户的要求来剪,比如给做生意的剪金元宝、给想生孩子的剪送子观音……

  从小就在一旁看着母亲剪纸的蒋梅芳,不知不觉对剪纸产生了兴趣。“母亲的手很巧,一张很普通的纸,她能剪出几十种不同的东西。”她说,那时的她就被这神奇的剪纸给吸引了。

  “那时候母亲很忙,根本没有空教我,只能自己边看边学。”她说,母亲白天要在生产队里干活,晚上才能做剪纸,一天下来特别辛苦。从12岁开始,蒋梅芳开始用母亲剪纸剩余的边角料尝试剪纸,从最简单的剪五角星、梅花和大红喜字开始学起。

  那时候,身为家中长女的蒋梅芳也有很多农活要做,白天砍柴、晚上纺纱,并没有太多时间用于钻研剪纸技艺。“每天干完活,整个人都很疲惫,但依然放不下手中的剪刀。”她说,有时候她在田里看到野花,都会拿随身携带的纸笔画下来,然后回家照着剪。十八九岁时,蒋梅芳开始帮着母亲接活,还免费给乡亲们剪些喜帖、帽花、窗花,刺些鞋面、枕巾,慢慢练就了一双巧手。


嫁为人妻 剪纸谋生

  21岁时,蒋梅芳结婚了。出嫁那天,她把自己平日里剪纸用的剪刀当作嫁妆,一并带了过来。当时她就想着,“既然学了这门手艺,那就要好好用起来,或多或少地改善新家的生活条件”。

  一开始,蒋梅芳很少能够接到活。“为了贴补家用,我就从外地把剪纸的活接过来。”蒋梅芳通过娘家的关系,每年有四五次外出做工的机会,每次做工时间少则半月,多则两三个月。当时一些有钱人家办喜事,比如祝寿、乔迁,都会用各类彩纸剪贴出一个个摆件,花灯、宝塔灯、金山银山、人物花鸟等。

  蒋梅芳回忆,那时候条件艰苦,外出一趟时间耗费久不说,有时候还要当天来回,“冬天早上5点钟出门,夏天3点半就要出门了。”有些时候会在东家家里住下,直到做完所有的剪纸为止。蒋梅芳说,她有一次为了剪纸,住在东家个把月,收入一万多元。

  “记得有一年冬天特别冷,连屋外的水管都冻裂了,剪纸时手被冻得失去知觉。”蒋梅芳说,冬天时,手背上经常会长冻疮,但只要手指没有肿,就会一直剪下去。年复一年,蒋梅芳的剪纸手艺越来越好,“四邻看了我的剪纸作品都很喜欢,家里有喜事时会让我去剪一些吉祥画。”

  “有时候遇到一些急活,只能连夜赶工。”蒋梅芳说,很多人家里做好事都会事先选定日子,所有的剪纸作品就必须在规定期限内完成。上门剪纸,工资从原来每天的0.5元,变成1元、5元、10元……到现在的300多元,蒋梅芳用剪纸技艺改善了家庭生活,还和丈夫一起把儿子送出国念书。如今,蒋梅芳凭着剪纸技艺仍可月入七千元左右。  


潜心钻研 创新工艺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蒋梅芳进一步发挥剪纸特长,创新了剪、刺、刻三种方法,创作出各种人物、花鸟和各色花灯、宝莲灯、宝塔灯。特别是其结合针刺剪纸艺术创作的风动走马灯,利用蜡烛的热量产生风势,使剪纸花灯和谐运转,深受市民喜爱。

  打开蒋梅芳的工具箱,里面摆满了格式各样的工具,粗略估计就有20多种:一把把大小不一的剪刀、各种尺寸的刻刀、绣花针……“这些工具都是我自己做的,市面上是买不到的。”蒋梅芳说,她每想到一种新工艺就会去尝试,比如为了提高效率:在原来剪的基础上增加了刻,纸张从4整到12整再到18整,现在她一刀下去可剪出二三十个一样的东西,加快了作品的呈现速度。

  “最得意的是自己做的宝塔灯,它是我创新工艺的代表作。”蒋梅芳介绍,宝塔灯是三灯一体,整盏灯都是用彩纸糊起来的,所有装饰通过手工剪、刺、刻,足足做了半个多月,“从里到外分别是走马灯、宫灯、宝莲灯,走马灯里放的是蜡烛,蜡烛燃烧时灯就会转动,很好看”。

  在蒋梅芳看来,剪纸工艺是永无止境的。“虽然现在机械化已经很普遍,但是老手艺还是不能丢,应该继续发扬光大。”她觉得,剪纸是民间文化艺术的瑰宝。也正因为蒋梅芳对剪纸的热爱和创新,2009年入选了首批浙江省“优秀民间文艺人才”。


匠心不悔 期待传承

  这两年,蒋梅芳已经很少上门剪纸,但只要有人请她去教学,她总是来者不拒。“现在剪纸的老手艺人越来越少,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愿意传承这项技艺。”在她看来,年轻人对民间艺术普遍缺乏兴趣,愿意学剪纸的人不多,剪纸后继乏人,传承不易。

  “之前有很多人来我这里学过剪纸,但学了没几天就不来了。”蒋梅芳有些无奈,她曾问过这些来学习剪纸的人,大多给出的理由是“太枯燥,太无聊”。她说,她也曾遇到过天赋很高的学生,初学时便能剪出栩栩如生的人物,但最终也只坚持了半年。

  前几年,有小学开设了剪纸课,请蒋梅芳前去讲学。“能在学校里教孩子学剪纸,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蒋梅芳说,第一年有23个学生报名,她会在上课前一天给孩子们画好图样,然后在课上手把手地教他们剪纸。通过一年的教学,很多孩子都能剪出漂亮的剪纸作品,剪纸课开始受到学生和家长的欢迎。只可惜她年事已高、精力有限,不能继续在学校教下去。可是,蒋梅芳并没有因此放弃传承剪纸。

  “真的很担心剪纸技艺就此失传。”蒋梅芳说,剪纸是民俗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只要有人真心想学,她愿意将自己所有的剪纸技艺倾囊相授。


  剪纸工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