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好笋知时节


  一声春雷,唤醒了土壤中的生命。枯枝败叶下,藏匿着鲜甜、清脆的春笋。李渔《闲情偶寄》中说:笋清洁,芳馥,松脆,鲜美出肉食之上,在蔬菜中排首位。

  未过清明的笋,在山农李木良眼中,品质上乘。一把锄头,一个麻袋,是李木良上山寻鲜笋的得力工具。在马涧镇黄泥岭,整片的竹林是李木良寻得鲜笋的区域。“春天一到,雨水滋润,温度上升,笋便长得快。而味道最好的笋,是在土壤下的‘泥底白’。”李木良说,“泥底白”是未长出地表的笋。这时的笋,已将泥层拱裂,表面看去,泥土裂开一条细缝,而笋却未伸出地表,笋头将出未出。它味道鲜美、爽口、脆甜,肉质比任何春笋都更为细密爽脆,甚至有类似梨子的口感。如果笋头长出了地表,这般脆甜之味便消失无影,笋也多了些许涩口。

  要找寻“泥底白”,不仅需要细致的观察,还需要多年积累的挖笋经验。李木良凭借着敏锐的观察力,在一条条缝隙之下,感知“泥底白”的身影。锄头挖开地表的泥土,露出黄白色的笋头,再小心地掘出绕着笋的泥土,一棵胖胖的“泥底白”便呈现在眼前。最后一锄头,李木良准确地锄到笋根,往上一用力,将笋整个挖了出来。

  把笋装入袋中,回填泥土,李木良开始寻找下一棵。今年的气候与往年不同,笋的产量并不多,一座山头或许只能找到三四棵。但对于农家来说,一两棵笋便能做出一餐美味。

  咸肉配“泥底白”,这是李木良最拿手的做法。竹笋与咸肉在口感上形成巨大反差,只需要大火蒸上10多分钟,肉的浓烈与笋的清新,相互对抗的同时也相互交融。浓白的汤,混合笋肉的鲜甜,便是春天家常而鲜美的味道,也是山农们独享的美味。

记者 沈冰珂  王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