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兰溪毛峰
“一芽一叶”的前世今生

本网讯(记者 沈冰珂 通讯员 季俊磊/文拍客 阿敏/图)柴米油盐酱醋茶,是老百姓家庭中的必需品,与中国历史悠久的饮食文化息息相关。兰溪毛峰茶历史悠久,明正德《兰溪县志》记载“:茶山山谷深窈,草木森蔚而多茶。” 

兰溪市柏社乡是兰溪毛峰的主产地,拥有茶园六千亩,主要分布在下陈片,因此兰溪毛峰也被称为下陈毛峰。下陈片茶园面积在100亩以上的村有6个,种植面积达3700多亩。1972年,兰溪毛峰被周恩来总理选为礼品茶赠送给访华的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成为当地人最引以为傲的事。 

如今,茶是下陈村百姓的重要经济来源,几乎每家每户都种茶叶。日前,在柏社乡农技站农技员江皓琦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下陈村,探访兰溪毛峰的前世今生。

下陈茶叶.jpg

他们因茶而生 

不知道拐过多少弯,才到了海拔最高的大厦口村蒲塘自然村。今年80 岁的张根莲是当年制作周恩来总理 送 给 尼 克 松 那 批 礼 品 茶 的 领 头人。“当年我是生产队队长,茶叶是集体的,我负责统一管理。”张根莲告诉记者,自记事以来,茶叶便是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们也因茶叶而活。“

那时候,听到兰溪毛峰要作为国礼送给外国领导人,整个大队的人都特别自豪。”张根莲回忆,第一次接到的采摘任务是 100 公斤,金华茶厂还特意派了8名炒茶工到他家把控品质。他说,作为国礼的要求很高,采摘茶叶必须符合“一芽一叶”标准,而且不能用指甲掐断嫩芽,因此采摘效率很低。 

茶叶的采摘周期很短,叶子长得过长便不再符合要求。“一个农户一天最多只能采摘2公斤鲜叶,大约0.5公斤茶干。”为了赶进度,张根莲动员附近的大队队员一起采摘,最多的时候有 230 余人参与采摘。他说,那段时间的采摘场面,他至今难忘。在那之后,兰溪毛峰便延续了“一芽一叶”这一标准。

如今,张根莲依然还在茶园里忙碌着。“和茶叶打了70多年的交道,再也放不下了。”多年前,张根莲承包了一些附近散户茶农的茶园,面积达到100多亩。他说,虽然年事已高,不能事事亲力亲为,但每到茶季,他依然会到茶园里转转,看到有嫩芽接连冒 、出,心中便激动无比。 

从蒲塘自然村再往山林深处行驶 1 公里,便到了大厦口村花纹自然村。该村很多年轻人都外出工作,留在村里的基本都是对茶园难以割舍的老茶农,今年76岁的储水金便是其中之一。“从我的太太公开始,便在这片土地上种植茶叶,至今已有300多年历史。”在储水金的印象里,茶园是他儿时最常玩耍的地方。 

20岁那年,储水金接过父亲肩上的担子,开始打理茶园。“以前家里穷,卖茶叶可以补贴一点家用。”春茶采摘期,一家人白天在茶园里采摘,晚上炒成干茶,第二天再拿到兰溪去卖。储水金说,当时的茶叶只有几毛钱一斤,卖完茶叶后连一碗面都舍不得吃。不过,茶叶确实让储水金一家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靠卖茶叶,家里也建起了新房。 

“虽然现在年纪大了,但还是离不开茶园。”如今,储水金和小他一岁的妻子张小蕊依然守在茶园里。子女们常劝他们下山养老,但他们却不愿意。

储水金说,他还挂念着这片茶园,心中放不下。张根莲和储水金只是一个缩影,像他们这样的老茶农还有很多。

生活因茶而美

在茶山半山腰处,路边的一家“九道湾茶叶合作社”格外显眼。负责人陈良增正在擦拭炒茶机器,记者从他口中了解到,这样的小型茶叶合作社在柏社乡还有很多,是当地茶农抱团发展的重要方式。 

陈良增的祖祖辈辈也都是茶农。“年轻时,我也以采茶为主,直到儿子出生后才想到筹办合作社。”陈良增告诉记者,采茶收入很低,有时候还要受制于收购商。儿子3岁那年,陈良增和妻子盛见青白手起家,唯一的成本便是祖辈留下的70多亩茶山。 

合作社刚成立的3年里,炒制好的茶叶由于没有销售渠道,连年亏损,陈良增不得不打些零工贴补家用。“亏损只是一时,在接下来的 26 年时间里,茶叶让我们一家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好。”陈良增说,这个变化可以从他更新了4次的茶叶炒制机器中看出端倪。

 “第一代是最普通的铁锅,人工手炒。”陈良增说,这是祖辈传下来的传统炒作方式,锅内温度很高,炒茶时常常会烫出水泡。1993年,陈良增买来一个“杀青滚筒机”,代替了原本的铁锅手炒茶叶模式,“那时候感觉进入了机械化时代。”隔一年,陈良增又花大价钱引进了一台用柴火烧的“理条机”,可以将炒制好的茶叶理直。“品相好的茶叶,价格往往比较高。”他说,通过“理条机”处理过的茶叶,在市面上的单价可以提高三成。2007年,陈良增一口气换掉了所有炒茶机器,其中,“理条机”告别了原始的柴烧方式,用上了电。目前,第四代炒茶机器已经实现了全自动。 

“如果不是生活越过越好,茶叶销量越来越大,就不存在一代又一代地更新机器。”陈良增坦言,他家制作的茶叶目前已经销往全国各地,有些还销往日本、美国、缅甸等国家,茶叶让他的生活改变了很多。 

在湖州经营茶叶生意的陈旭红,其父亲陈水金也是一名老茶农,从小耳濡目染之下,她对茶叶有着很深的感情。“我是在茶园里长大的,长大后没有其它念头,只想做茶。”在陈旭红的店里,兰溪毛峰永远是她重点推荐的产品。她说,这其中包含的是一份乡情。 

前些天,陈旭红回到老家柏社,向部分茶农预定了今年的新茶。“去年,我们拿到了兰溪毛峰的地理标志,所有茶叶严格要求‘一芽一叶’标准。”陈旭红坦言,兰溪毛峰在滋味上还是很纯的,但在业内名气并不大,作为经销商,需要为保护地方商标做出努力,第一步就是要保证茶叶的品质。 

陈旭红还是一名茶艺师,自己也开了一家茶空间。“茶叶背后的茶文化耐人寻味,包括茶道、茶德、茶精神、茶联、茶书、茶具、茶画、茶学、茶故事、茶艺等。”她说,每次受邀去一些单位讲课时,她都会提到兰溪毛峰,并从中感受茶所带来的生活之美。

文化因茶而传承 

记者了解到,多年来,兰溪毛峰先后荣获中国国际茶业博览会金奖、中国精品名茶博览会金奖、浙江省农业博览会金奖等称号。这背后,少不了一群有情怀、有传承的新时代茶人。 

陈文彬是兰溪市下陈毛峰茶厂的负责人,在兰溪市区还经营着两家茶叶店。“从小就跟着父亲做茶,听父亲讲一些关于茶的故事。”陈文彬说,经过两代人的经营,茶厂在当地规模已属最大,但在炒制茶叶方面,他依然亲力亲为“。不觉得辛苦,反而是一种享受。” 

多年来,陈文彬早已完成了从茶农到茶企的角色转换。“不管做什么,我都想让兰溪毛峰走得更远。”这几天,陈文彬正忙着挨家挨户给茶农打电话,询问今年的茶叶情况,并表示“有多少收多少”。在销售并不乐观的情况下,陈文彬的做法被茶农当作“及时雨”。 

“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带动更多茶农致富。”目前,陈文彬已与200多户农户达成收购协议,不论鲜茶还是干茶,他都照收不误。早些年,陈文彬为了“推销”茶叶,背着一个双肩包走遍了全国各地。如今,客户已经遍布全国。他说,生意是一回事,但让更多人知道兰溪毛峰又是另一回事,后者才是最重要的。 

步入中年的刘小华从 12 岁就开始跟着堂叔种茶、炒茶,32 岁那年开始承包茶山,如今规模已有600余亩。“于茶叶而言,与其说是创新,还不如说是拾旧。”刘小华觉得,创新只能是技术上的提高,但传统的茶文化需要继承和发扬。他说,兰溪毛峰作为兰溪的主打农产品,知名度还远远不够,需要各方继续努力。 

近年来,柏社乡着力打造以下陈民宿为主的观光游和假日风情线,发挥当地自然资源优势,拓展乡土田园文化。以农旅结合的方式,开发集茶叶采摘、茶叶加工、茶艺表演和旅游购茶为一体的特色茶庄旅游、生态观光游和休闲体验游,以茶旅游带动茶经济、助推茶品牌,老茶区或将迎来新的发展契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