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兰溪棹歌》摘登26 范公墓与望云桥

  在汪启淑的五十六首《兰溪棹歌》中,“马岭苍茫带夕曛,昏鸦又满范公坟。女儿渡囗风波恶,终日相思空望云。”一诗首句“马岭苍茫带夕曛”的“马岭”,原注“在县北”。试想当年,汪启淑望见马岭,重峦叠嶂的山峰一望无垠,夕阳的光辉,使景色分外壮美,在陶醉中发出咏叹!

  马岭山,北面建德、南面兰溪,是建德、兰溪的交界山。马岭山山脉,自“清潭岭”往南偏西经过建兰古道过“马岭山岗”至大青尖;又大青尖往西偏北经建兰古道过“科头岗”至白露尖又至老鹰岩止,其山脉约5500米之长。其中,建兰古道“马岭山岗”与建兰古道“科头岗”的路径和方位及视野交相不一。

  建兰古道“马岭山岗”方位,兰溪方向为向东偏南,是建德麻车到马涧至兰溪的道路;建兰古道“科头岗”方位,兰溪方向为向西偏北,是建德麻车到香头至兰溪的道路。

  “昏鸦又满范公坟”。“范公坟”原注,“范香溪先生墓俱在县北”, 这里已经点明“范公坟”即范浚墓。称范浚为“范公”,可见汪启淑对范浚人品和道德文章心怀的崇敬,也透露出汪启淑祭拜范浚墓的虔诚之心,故曰“范公坟”。

  汪启淑为何用昏鸦(乌鸦)作为此句的开先呢?因“乌鸦”在古时儒家文化中有较好的评说,如“吉祥报喜”、乌鸦反哺等,以此来形象范浚家族“百行孝为先,为人先善德”的忠厚家风。观诗中“又”之意,汪启淑当年去拜范浚墓起码有两次,否则无法解释“又”与“满”二字的诗句之意。

  现“范浚墓”在香溪镇北山村宝彗寺。墓园算不上雄伟高大,但墓前平整宽敞,青石墓面,墓碑上刻有“宋贤良范香溪先生之墓”的文字,是大清乾隆岁在癸未孟春吉旦,十八世孙有录立。墓顶还有一块“宋贤良香溪先生范公之墓”的墓碑,是康熙甲戌立。因杂草丛生加之碑刻久远,字迹已模糊不清,有些字无法辨认,甚为遗憾!范浚墓几经修葺,最近一次大修在2006年。其左侧碑文为:“宋贤良范香溪先生墓,公元二〇〇六年清明重修。” 现为兰溪市文物保护单位。

  “女儿渡囗风波恶”。女儿渡这个地方溪水风浪又大又凶猛,故有古人所云“风波甚急,船不能行”之句。然而兰溪诗人江伯容也记录了女儿渡甜美的一面,其《女儿渡》:“溪头绿柳拂晴沙,溪上红裙映晚霞。日落归人争渡尽,竹篱灯火是渔家。”

  女儿渡口古时有普济浮桥。诗的原注中记载“宋绍圣中,邑人刘思恭造浮梁名普济,后县尉李公彦相继修治,改名望云,今尽废”。历代兰溪县志中有更详细的记载:“普济渡在平渡镇即女儿渡也。溪流至是东西二百余丈,水甚湍悍,涉者病焉。宋绍圣中,邑人刘思恭维舟百艘以梁其上,因谓之普济桥,又谓之下浮桥;其后邑人刘藻、县尉李公彦相继修治,又因乡而改其名曰“望云桥”;其废久矣,今以舟而济渡云。” (范国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