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秋 声

  宋代诗人陆游写有两句诗:“人言悲秋难为情,我喜枕上闻秋声。”我同他一般,亦喜闻秋声。

  昨天夜里下了雨,时大时小,时疏时密,几乎没有间断过,像是一个充满激情的演说家在台上抑扬顿挫地进行讲演,到天光大亮仍不见它停下来。

  这一夜,雨一直下着,我一直醒着,唯一不同的是,它到了第二天依然精神抖擞,我却有些困倦。

  雨之为物,当真神奇,它可以润物无声,也可以劈啪作响,而昨夜的雨无疑是后者。这雨水落在地面上,宛如马蹄哒哒;敲打在玻璃上,好似琴音转急;撞在瓦片上,发出鼓声一样密集的“乓乓”响。一阵秋雨一阵凉,忽然觉得天气已经有些转凉了,不由得紧了紧被子。枕上听雨,这雨声就像是离家时母亲的叮咛,让你出门照顾好自己,天气凉了要记得添衣。

  事实上,秋天的雨落在不同的人心里,会产生不一样的回音,甚至人在不同的年龄段,听到雨声亦会拥有不一样的感觉。不信,你且看词人蒋捷的《虞美人》:“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这阕词虽只是寥寥数笔,却为人在不同时段听雨的状态作了最真实的呈现。同样是雨声,有人因为它而发愁,有人却因为它而欢喜,发愁的人是因为想做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做,遇到雨天势必要有所耽搁,欢喜的人则觉得:经历了夏日酷暑的煎熬,一场秋雨送来新凉,是多么地舒爽惬意啊。

  秋天的声音不只有雨声,也有风声。当秋天的风像海里的浪一样,一阵接着一阵吹来的时候,树上的绿叶如同被施了魔法一般,慢慢地转为黄红两种颜色,然后它们像蝴蝶一样,从树上飞落地上。初时只是一片两片,随之便是七片八片,待秋到了深浓处,无边落木萧萧而下,不只好看,而且壮观。你若倾耳去听,大地之上,有风穿过树缝的声音,有叶子挣脱枝干的声音,有落叶与地面碰触的声音,有风拖着落叶旋转、奔跑的声音。这些声音齐齐作响,为人们呈献了一场听觉的盛宴。

  当然,盛宴之上,除了风声和雨声,也有虫鸣声。岁月的脚步行至秋天,树上的知了先后完成了人生的谢幕演出,结束了持续一整个夏天的欢闹,虽有一两只不服老的,也都成了哑蝉,只好在台下当观众。此时,接棒代替它们登台演奏的是蟋蟀。在灶厨间、草丛里,我们只要稍微留心,随处可以听到“唧唧”的声响,像旧时农村里的妇女织布时,机子所发出的声音,起初间断的,后来就变得绵长起来。

  潘玉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