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采 菱

故乡的菱塘是散漫的,远眺像一幅幅大大小小的水墨画,零零散散的蛰卧于村边地头。大的有几十亩,小的仅半亩多。每年初春,熬过了一冬的菱塘便渐渐有了生机,起初稀稀朗朗的,细小的菱叶漂浮于碧水间,一过“黄梅”,菱叶们便争先恐后地涨满菱塘,把整个水面挤得密密匝匝。这时候,一张张翠绿的菱叶被支棱得翘了起来,菱盘上缀满了一丛丛白色、淡红色的小花,微风送来阵阵芬芳,红蜻蜓、花蝴蝶、小青蛇,还有鼓眼睛的青蛙,在菱盘上尽情地嬉戏。

  临近中秋节,故乡人便开始采“头朝菱”了。穿着各式衣裙的采菱女有的划一叶扁舟,有的荡一只水盆,穿行在绿色“水巷”里。她们一只手掀起水淋淋的菱盘,另一只手的两个拇指轻轻一掐,一只小小的菱角就被采撷下来了。刚起水的菱角鲜嫩、清甜,剥一只丢进嘴里,脆生生、凉津津的,胜似苹果、柑橘。站在岸边的孩子们,早已等不及了,挽起裤管,走向清冽冽的池水里。采菱女见状,忙把“船”靠过去,抓一把菱角塞进孩子们的衣袋,孩子们这才欢天喜地返回岸边。

  每当这个时节,故乡每一扇窗户内,都会飘出扑鼻的菱香。芬芳芳的,酽浓浓的,和着夜雾,弥漫在整个村庄。就像那菱塘涨起了春水,荡漾来,荡漾去,就是流不走。家家灶上煮着菱,大人小孩剥着菱。第二天一早,故乡的街头,摊摊担担的,那一堆堆飘着馨香的菱角,就一个劲儿向你诱惑了。

  剥着菱角,我又徜徉在故乡的画幅中了。我看到了池塘轻易散不开的一缕缕白雾,我荡起木盆插入了采菱女的行列,并随手将一只菱角丢进嘴中。细细咀嚼,清香甘醇,满口生津……哦,水墨般的菱塘,爱煞人的菱角。

  吴 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