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圆桌对话活化古村落 把脉问诊共谋大发展
论古村保护 道融合发展

  本网讯 9月19日下午,在“论古村保护·道融合发展”中国古村落保护与发展论坛上,一场圆桌对话引发业界大咖“同频共振”,共话古村落的保护与发展。

  对话环节中,古村落保护与发展专家、中国传统古村落代表等业内大咖以“未来如何深化古村落保护与传承发展工作”“古村落保护与产业融合发展如何相辅相成共同发展”等为话题,把脉当前古村落传承发展现状,共同为全国古村落今后的传承发展出谋划策。

  中国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研究中心成员、天津大学副教授唐娜认为,当前,人们对于传统村落的保护意识较为模糊,虽然一些传统村落入选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但不少传统村落都存在传承人离开或是空心村等问题。“我认为需要梳理一份遗产清单,在进行传统村落保护的同时,进一步明确化和条理化。”唐娜说。

  浙江省古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黄滋表示,古村落保护是一项长期的系统性工程,国家层面上需要建立一套长效机制,作为一个杠杆推动古村落保护。同时,要做好保护和利用两篇文章,把古村落作为传统文化的承载地,做到活态保护。

  在谈及古村落保护中的难点和痛点问题时,兰溪市诸葛镇诸葛村党支部书记诸葛坤亨深有体会。诸葛八卦村是首例以村落整体保护模式纳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乡村遗产,实现了遗产保护工作与乡村振兴的齐头并进,但也暴露出了其中的问题。诸葛坤亨说:“在古村落保护中,只有保护好文化才能活化古村落,使古村落不仅是建筑,而且是一个‘活’的村子。”

  在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郭艺看来,传统村落是活着的文化遗产,传统村落保护应该与非遗领域相结合,借此来提高传统村落的利用率。“如何把非物质文化遗产植入生活、深入农村,让乡村经济与年轻人产生联系,需要我们共同努力。”郭艺说。

  张松:传统村落的整体性保护, 不只是简单的乡土历史建筑的保护

  9月19日下午,在“论古村保护·道融合发展”中国古村落保护与发展论坛上,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博导、住房与城乡建设部历史文化保护传承专委会委员张松作了题为“传统村落的整体性保护”的主旨演讲。

  张松认为,乡村是活态的遗产。传统村落、乡土文化景观是前人所创造的空间环境综合体,是一种环境友好的土地利用方式,是人类存在的基础和背景。传统村落作为乡土文化景观,是一种活的遗产。“传统村落不仅具有一般文化遗产所具有的历史文化,还具有被人们遗忘的生态环境价值。”张松说。

  演讲中,张松提出,保护传统村落应该做好三方面内容。“历史性保护政策是一种公众工具。建立公平和正确的文化资源保护政策是历史文化保护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护好公共空间的特征,城镇和乡村的自然和社会结构也会被很好地保存,从而提供依靠平台来维持富有意义的建筑环境。”

  在张松看来,传统村落的整体性保护,不只是简单的乡土历史建筑保护,而是包括地形地貌等自然环境、农业生产环境在内的整体物质环境的保护、改善。张松说:“保护干预要做到适度、有序和科学合理,还要注重文化与自然、历史与未来融合的有机体的渐进式保护实践。”

  杜晓帆:“家国情怀”连结 历史与未来的乡村遗产

  9月19日下午,在“论古村保护·道融合发展”中国古村落保护与发展论坛上,复旦大学国土与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主任、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博导杜晓帆作了以“‘家国情怀’连结历史与未来的乡村遗产”为主题的演讲。

  “乡村遗产是人与自然持续互动的结果,也是研究乡村人地关系的可读文本。”杜晓帆表示,乡村遗产不仅包含山水、建筑、植被等有形要素,更蕴含生产技术、生活智慧等人文要素。

  在杜晓帆看来,村民对历史建筑的合力修缮,是对祖先遗产的护持,也是对先贤忠义品德与家园情怀的薪火相传。文化遗产是人类的精神需求,逐渐意识到这种需求的基层村民,必将成为中国乡村遗产保护的主体力量。“保护乡村遗产,仅仅依靠各种组织、规范远远不够。要想让文化迸发出生机,需要每一位村民积极参与。”杜晓帆说。

  演讲中,杜晓帆以兰溪市诸葛村为例,生动地讲述了诸葛村如何以乡土力量守护乡村遗产。他说:“在诸葛村村两委的带领下,历经20余年探索,自发组织民间力量,深入贯彻文物保护理念,实现了遗产保护工作与乡村振兴的齐头并进。诸葛村长期保持着良好的人居环境,成为本村村民与外来人员共同的家园,不仅化解了文物保护与旅游开发中一些常见的矛盾,还逐步建立起一套自力更生的良性循环机制。”

  本版文字 记者 徐桢瑾

  本版图片 记者 王 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