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黄大仙文化与兰溪诗路的互动

黄大仙即黄初平,亦称皇初平,东晋丹溪人,兰溪是他的家乡。黄大仙故事可谓是妇孺皆知、家喻户晓,仙名远播海内外。兰溪是钱塘江诗路的重要节点,拥有诗路文化丰富宝藏。且不论唐、宋、元各代,明清以降,兰溪秀美景色为众多文人骚客向往并陶醉,留下数不尽的诗词篇章,其中很多作品提及了黄大仙的故事。

  明太祖朱元璋(1328~1398年)写过一首“牧羊儿土鼓”:

  群羊朝牧遍山坡,松下常吟乐道歌。

  土鼓抱时山鬼听,石泉濯处涧鸥和。

  金华谁知仙机密,兰渚何知道术多。

  岁久市中终得信,叱羊洞口白云过。

  明代首辅兰溪人赵志皋(1524~1601年),在“二初牧侣”诗中,有“愿披蓑笠去,常伴赤松游”之句。

  明代“后七子”领袖太仓人王世贞(1526~1590年)是胡应麟的益师良友。王世贞在“送张子新之兰溪”的诗中有一句:“桐君南部尽仙官,叱石为羊也不难。”胡应麟也曾在“歌黄初平升仙处”诗中写下:“长啸黄初平,蹴踏金芙蓉。”

  明代福建人何乔远(1557~1631年),他在“舟次兰溪留住唐待甫宅数日临行赋赠唐旧丞晋江”一诗中,有“家直斗杓为婺女,门临仙井是初平”之句,这是黄湓“二仙井”见于诗文较早的记录。

  清代兰溪人李渔的“叱羊仙洞赤松山,一日双眸数往还。”山东人徐夜的“地接仙人迹,山多王者香”之句。宣城人施闰章的“旧传三洞好,仙路恨空闻。”河南人李廷昰的“金华仙洞里,瑶草石台生。”海宁人查慎行在”由兰溪县坐茭白舩晚至金华”的诗中,有“偶然走入羊群里,去作人间狡狯仙。我与初平称莫逆,重来已是千年别。”

  不过,上面这些诗作大都是描写黄大仙在金华山成仙的事迹。从明代开始,与黄大仙有关的兰溪名胜古迹进入诗人们的眼帘,黄湓的二皇仙故里、二仙井,及石门槛、黄大尖等仙迹出现在明清时期的传世诗作中。

  兰溪人徐学质,明万历己卯年(1579年)举人。徐学质留存的二首诗与兰溪黄大仙遗迹相关,一首是“石门”,即兰溪城郊的风景区“石门槛”:

  为爱此山好,开山得石门。

  不是神仙窟,胡然仙迹存。

  另一首是“黄大峰”,即黄大尖。黄大尖、石门槛都在黄大仙故里黄湓附近,是黄大仙进山牧羊途经之地。

  朝看峰头云,暮挹峰腰霭。

  欲觅神仙踪,当门石磊磊。

  明末清初兰溪诗人江伯容(1580~?),在他的《青萝馆集》中,有一首“黄湓”诗:

  城郭人民事已非,空余石室锁烟霏。

  纵令化鹤归华表,谁识当年丁令威。

  诗注:“二皇仙人故里”,这句话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黄湓就是黄大仙故里。这条信息非常重要,这表明自明代章懋编撰的《正德兰溪县志》正式将黄大仙确定为兰溪黄湓人以后,这位本土神仙得到了兰溪民众包括文人的普遍认可,黄大仙在兰溪芸芸众生心目中有了一个“家”。

  江伯容在这首诗中运用了两个典故:“化鹤”、“丁令威”,意指黄初起、黄初平俩兄弟成仙后,回到故乡,家人亲戚均已不在人世之故事。

  清乾隆年间,徽州歙县人汪启淑(1728~1799年)寓居兰溪。他撰著的《兰溪棹歌》中有一首诗:

  黄湓闻说有仙踪,我亦年来学饵松。

  休道飞升安可望,稚川丹井在三峰。

  他在诗末注了文字:“皇初平,邑之黄湓人。”兰溪黄湓人黄大仙的故事经汪启淑之手,传播到大江南北,文化意义非常深远。

  经过千百年的嬗变,黄大仙从虚无缥缈的神坛走入人间。黄大仙文化根植于民间,得到兰溪本地民众的认同。民间崇拜是黄大仙信仰生生不息的基础源泉,也是兰溪浓厚的的文旅资源。

  如何更好地运用这块得天独厚的文旅资源,这是兰溪人所关切的问题,宣传黄大仙文化需做到亲民、接地气,让兰溪人真真切切地感觉到黄大仙是我们家乡人,他的故事仿佛昨天,他的仙迹宛如眼前。 (蔡予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