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洞见人类理想家园

——《中国婺派建筑·兰溪卷》诞生记

  “乱世买黄金,盛世藏古董。”如今正是个古董飞涨的时代,一幅名画、一只青花瓷瓶的价值动辄就是几千万几个亿。然而有一种特殊的、不能再生的古董,它不可能在热火朝天的古董市场上交易,因为体量最为庞大——它就是古建筑。

  兰溪古代建筑之多,令文物专家和建筑专家都叹为观止。全市共有登录不可移动文物2631处,未登录信息点2048处,其中全国重点文保单位8处、省级文保单位37处、市级文保单位89处。仅诸葛一个村,就有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体建筑163处、历史建筑48处。古建筑集中连片,全国罕见。

  不仅建筑数量多,类型多、建造年代齐全也令人刮目相看。府第、民居、祠堂、寺庙与其他建筑,应有尽有。最有趣的是,其他建筑不仅有古城墙、古码头、古桥、古塔、古坝、古井、古亭、古墓、牌坊、门楼、照壁、书院、会馆、行业公会、商会、棉布店、糕点店、打铁店、当店、作坊、茶馆、药店、客栈、库房、鼓楼、戏台、教堂、食堂、公屋、医室、警察局等等,甚至还有专门赈灾用的饥食堂,闻所未闻。建筑年代则自宋朝以来1000多年没有断代,各个时期均有实物保存,其中明代民居、祠堂有157处、清代民居、祠堂有1355处,让兰溪足可傲视全国各县市。

  2009年,兰溪开展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工作,耗时五年,对本地古建筑进行了系统全面的调查登记。这么多古建筑,兰溪的三普资料都有记载。但资料浩如烟海,如果不是一位老人,我们对其巨大价值的认识恐怕仍然有不足,更加无从辨析和阐扬它的存在价值与意义。

  这位不知疲倦的老人,就是洪铁城教授。他今年已经年近八旬,一头耀眼的银发从前额一直梳到后脑勺,脸色红润得像个青壮年,显得特别有精神,昭示着他体内蕴藏着无穷的战斗力。他就像一位神奇的古建筑灵魂鉴定师,以极其坚韧的探索精神、极其扎实的专业知识、极其缜密的逻辑思维和极其深厚的真情挚爱,把兰溪古建一座座从积尘的岁月里拎出来,掂量在手上,仔细地端详过每一处细微的不同,一番剖析之后精准地读出深藏在它们外表之下的种种独特信息,把它们妥妥地安放在多角度透视的宝盒里,构筑起清晰、辉煌的兰溪古建筑群像——“半部立体的中国建筑史”。他通过这一系列严谨深入的研究,赢得了中国传统建筑学界的认可,首个“中国传统建筑之乡”落户兰溪。更为可贵的是,他从这些经典的古建筑中筛选出诸葛、长乐、芝堰三个最具代表性的“活态存在的”古建筑聚落,推荐给全世界,不久前获得了首个“全球人居环境村落范例”称号。他作为全球人居环境论坛嘉宾评论员在大会上满怀深情地对诸葛、长乐、芝堰作岀评价:“这三个村,都有六七百年历史,有大量保护完好的古民居,包括各种使用功能的古建筑,集中连片,村庄景观优美如画,都有山,有水,有田,有地,村民可以登山游览,可以临水洗涤,可以下田耕种、采摘,可以到店铺购买生活、生产所需的各种东西,小孩子可以就地上学,生了病有医生帮助治疗,生活与生产的各种需求,应有尽有。村民们生于斯,长于斯,百岁之后安息于斯。这是一方人的真正的家园,是被上千年历史所证明了的最佳的人居环境实例。感谢三个村,用数百年的聪明才智,几十代人的坚守,为世界保存了融历史价值、科学价值、艺术价值、社会价值和生命价值于一体的人类文明的活标本!”

  其实早在1996年,他就以金华市文物局党组书记的身份陪同当代古建筑学泰斗罗哲文先生等来兰参观考察。罗老看过之后私底下对他说:“兰溪的东西比金华多!”当时金华正在申报全国历史文化名城,弦外之音不言自明。由他倡议并担任顾问,兰溪于2000年顺利获评浙江省历史文化名城。时隔20年,当兰溪吹响“文旅兴兰”的号角,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再次提上议程,以古城为核心打造“天下江南”国家4A级风景区。许多人期待着这位深耕规划设计行业五十多年的“老将”,能像曾经一语点醒婺源人造就了饮誉世界的“中国旅游第一县——梦里老家”一样,点化兰溪。洪教授来到兰溪,组织委派我跟随学习,有幸得到他的悉心教诲。他常常是一来就住一个星期。每天一早下乡,手里举着一个大相机,或顶着炎阳,或冒着小雨,上山坡,过石阶,每每都走在前面,率先走进目的地,不停地拍,还常常掏出小本子记录,那认真投入。有一次计划去龙游、建德调研作对比研究,早餐后突然刮起大风下起大雨,天气骤然转凉,大家都冻得瑟瑟发抖,可是他面对大风大雨毫不犹豫地说到了就晴了。大家非常担心坏天气影响出行,更担心他的身体,毕竟已经这么大年纪了。奇怪的是,车到龙游真的蓝天白云了。我们开玩笑说洪老真是神了,内心对他那种百折不回的精神充满了敬佩。坚持史料研究与现场考察相结合,洪老师掌握了丰富的第一手资料,补充和完善了三普资料,将罗老当年的一句感叹丰富成一部厚重的兰溪传统建筑史。

  然而,洪老师的追求不止如此。当前世界饱受疫情的肆虐,许多人都在反思以钢筋水泥、高楼大厦为代表的现代城市文明的脆弱性。中国传统建筑所蕴含的东方智慧与文化,再次引发世界的关注。洪老师说:“我不是专门研究古建筑的,更多的是通过建筑研究人类理想居住环境这个大命题。”这个仿佛是向星空发出的命题,已经萦绕在他心头多年。它滋长着、缠绕着、噬啮着,让暮年的他也不得安宁,促使他夸父似地不断奔跑,跑遍了大大小小的国家、远远近近的地方,在每个城市乡村里寻找这个理想的王国,企图解开这个终极谜团。

  这一次,他在兰溪找到了答案。古建筑不止是价值连城的历史文化遗产,不止是历史文化资源,更是人类世代赖以生存的庇护所。历经千百年风雨考验的庇护所,就是人类不可或缺的家园!就这样,长长的思绪、悠悠的田园、静静的院落、恬恬的生活,都随着洪老师的笔端一一呈现出来,最终定格为一部煌煌巨著——《中国婺派建筑·兰溪卷》。书名上方特别醒目的六个字“人居环境范例”,令人遐想,令人回味,令人向往……

  我真心地期待,每一个接受了这书指引来到兰溪的人,也能像洪老师一样,在这里找到自己心中理想的家园。

  张绍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