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江南的雪

久居的江南,到了冬日总是要落雪。江南的雪,带着这个地方特有的温婉性格,虽然时时会漫天飞舞,却从不显现出粗野的暴虐来。

  雪来临前,天空总是先阴沉下来,仿佛有一种冷峻的苍白色在那里铺开,那似乎是先给雪添上的一层底色。事实上那种冷峻,在秋日寒霜降临的时候就已经微微闪烁起光泽来,似乎是在叶片枯黄的那一刻亮起的。之后到来的冬继承了秋的冷峻,而且还发扬光大,冬日的气氛也就慢慢将大地笼罩了。

  再到后面,雪就落下来了。天地间被一种朦胧的白色充盈,这是江南的雪。初时要先下一场雪籽,细小的雪籽就像泡沫粒儿般洒落下来,掉落在地上蹦跳着,然后堆起一层,以便能够托起后来的雪花轻飘飘的身体。之后的雪花就如初生小鸡的绒毛般飘落下来,即使积在树木纤细的枝干上也仿佛没有重量似地。不多时,屋顶上、地面上就积起一层来了。那样纯净的洁白,大概只有天堂才有。能够与之媲美的,也只有晴天时的那些云朵了。

  江南的雪,应当是懂得节制的。下一会儿之后就要先停止一会儿。待到雪真正停下来,放眼望去,窗外就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了。此时,万物之间仿佛已经没有了原先的区别,这大概也显现出造物主的一视同仁来。站在如此无边无际的白色面前,不由地更加感到天地的辽阔以及自己的渺小。

  落到地面的雪,被尘埃沾染,被后面来来往往的行人踩踏,于是渐渐地失去了原先的洁白,成了肮脏的模样。落在树梢、屋顶等高处的雪,就是另一番模样了。

  原先高大的房屋,顶部积上了一层厚厚的雪后仿佛变得低矮了下去。屋顶上的积雪,看上去又像是抹上的一层新石灰,让人完全有理由相信等到积雪全部融化后,房子也由此焕然一新了。那些最底下的雪,微微消融后就流淌下来,随后又被冻成了冰棱,一根根地倒挂在屋檐下,晶莹剔透,煞是好看。路旁那些纤细的树枝积上雪后就变得臃肿起来,等到人们拿起木棍敲打树干除雪时,积雪成片掉落下来并发出“轰隆隆”的响声,这时才显露出内中深藏的厚重来。

  江南的群山,到了下雪天会显现出独有的巍峨。就连那些平日里秀气的低山,到了大雪漫山的时候也会难得显现出雄浑的壮阔美来。

  如此的美,必须要等到雪停下来并且积满山峰后才能欣赏到。冬日的阳光仿佛也跟雪一般轻柔,从天上照射下来,然后在山峰的积雪上铺开。积满雪后的山峰,仿佛变成了一块由羊脂玉雕琢成的工艺品。雪花独特的结构将阳光中蕴含的丰富色调悉数展现出来,加上本身时不时腾起的缕缕蒸汽,远远望去,漫山雪花仿佛正在太阳光底下闪转腾挪,甚是壮观。有了眼前的这番壮阔美,就不用再去细究山涧中的溪流是否还在流淌,寒梅是否依旧开得红艳。

  几个晴天过后,积雪就被阳光消释干净了。道路两旁那些曾经积过雪的行道树,树叶此时看上去在太阳底下闪烁着青翠的光泽,仿佛是被雪水洗刷得更加亮白。微风吹来,树叶就欢快地抖动起来,仿佛已经提前欢腾起春的喜悦。

  无论是雪在下的时候还是雪停下来的时候,房前屋后总能看见一群孩子围在一起塑雪罗汉的情景。他们尚且稚嫩的小手被冻得通红,脸颊处也露出微微的红晕来。即便如此,他们的热情并没有因寒冷而受到丝毫影响。走近去,原来是用雪塑起了白色的狗和白色的鹅,它们伸展着脑袋似乎在为自己于大雪中降生而不禁欢呼雀跃。用白雪塑造出的动物,看上去居然比真实的动物还要可爱许多。

  这大概是因为雪本身就是非常可爱的吧。

  王 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