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兰溪三日桃花雨,半夜鲤鱼来上滩
唐诗《兰溪棹歌》的物候

  早在唐代,诗人戴叔伦就对家乡疏星秀月,桃花春汛的美景赋诗道:“凉月如眉挂柳湾,越中山色镜中看。兰溪三日桃花雨,半夜鲤鱼来上滩”。这是诗人的名篇,也是我们兰溪的名片。它不仅诗句纤丽、秀气,还描述了兰溪溪江朴实、无华的物候。

  说溪江物候,首先应该说一下溪滩。兰溪溪江港叉流多,沿沂易变,留下的溪滩风光旎旑。在衢江有青阳滩、三港殿滩、伍家圩滩、金家滩和张坑溪滩,再下游不远是马公滩。婺江在人面桃花中,有烟溪溪滩和下游的曹家埠滩。婺、衢江交汇口的南门溪滩,已是绿荫扶疏的湿地公园。对岸中洲是个美丽的江心洲,也是个溪滩。如今老人健步,童稚嬉戏,广场舞翩,一片好日子呈现。

  兰江还有黄湓滩、雁屿洲滩(灵羊岛)和女埠滩(大溪滩)。它们宛如镶嵌着翡琼的串链翠翠呈美。岸上更是草青郁郁,牧犊哞哞,神仙般画境。到此真会百忧尽去,心旷神怡。再下游是张英滩、焦石滩和施家滩,你会被栖于舟沿、争晒暖阳的鸬鹚陶醉。祭祀先贤的宗祠粉墙黛瓦,古樟绿影,伴滩而屹。当村烟袅袅,渔舟傍泊时,谁都会回忆起人文汇聚,画舫轻盈的丰富掌故与悠久传说;以至很少江流再有如此多而美的溪滩!

  再说戴诗,应该说“三日桃雨,鲤鱼上滩”是全诗的点睛之要。因为它既包涵了兰溪江河的山水美景,也表述了兰江鲤鱼桃花春汛奔“滩”的佳景;更揭示了春夜的生物链和生态圈,上演千年的和谐。是它们组合了一幅兰溪独有的“春江夜月图”,成就了凉月柳湾,山色镜影的诗景。

  常往来江边,渔家会告诉你:鲤鱼每年春上要寻找新鲜浅水缓流,“跌籽”产卵孕育下代。而三日的桃花雨,恰是春汛带来了新鲜的溪水,滩边就是细沙浅水、清澈缓流的环境。得天独厚的地理能满足鱼群的孕育生态,形成奔滩“跌籽”的景观。诗人细致,真切的观察和吟咏,使这一自然景观有了诗的概括与歌的表述,也使寄托的情怀更为浓郁,使物候更为美妙。

  千万年来,物竞天择演化的物候是大自然的约定。在兰溪,每年二、三月间,大云山麓、横山脚旁桃花开时,常春雨绵绵,江水上涨。这时,渔家便会持篙舟旁,彻夜去听鱼儿的“括拉”声。当滩声急骤,他们知道是鲤鱼为“跌籽”而奔滩欢游,跳滩撒野。这时微风催舟,静谧朦胧,伴随着上半场的“喧哗”,他们能推断出下半场又在哪里。物候之精准,常使人愕然惊奇和生趣盎然。“跌籽”是大自然的生命演绎,而兰溪江的鲤鱼就是在夜半“跳滩”演完。

  我祖籍绍兴,出生兰溪。绍兴会稽山西麓有兰亭溪,有人说夹岸青山中它也简称兰溪。但三日桃雨,山溪水涨,更要满漕行流,急湍排水,物候不像兰溪。那里物候也很美,书圣王羲之说“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清流急湍,鸟语花香”。

  春日桃雨,鲤鱼上滩,美在兰溪!

(丁伯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