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密 码

        散文

密 码8.jpg

人之情谊向来繁杂,外婆与太祖母的爱恨情仇不知何时才解。

  我的外婆是个粗人,常着一身灰色调的衣裳,其性格可见一斑,尽显凡与朴。她常忙于田间,家长里短管的少,那双粗糙的手常年灰扑扑的。

  我的太祖母,精明,强势,精打细算。她的年纪大了,吃穿用度都需人照料,几个子女便轮流照看。已记不清她们的争吵是何时开始,原因为何了。太祖母与外婆见面总是冷着脸。太祖母嫌外婆粗俗,没文化。外婆嫌太祖母爱抽烟,斤斤计较。尽管这样,太祖母唠唠叨叨,管这管那,口上说的最多的竟还是外婆。这母女俩性格极像,总不愿将自己与对方的爱与关心表现出来。我试着调解二人的关系,外婆却摆摆手,说“哪里会不操心她,只是她两年前说的话实在伤人……”

  我再追问是什么话时,她却再不肯讲了。这不禁让我想起了《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红桃皇后。哪有人是天生的恶毒?她一直以来想听到的只是看似善心无比的白皇后的一句“姐姐,对不起。”这不就是二人之间无形的情感锁链的最终密码?

  两天后,外婆来找我,说不久后就是你太祖母生日,想送她一件花衣裳穿,让我陪她去挑选。去集市的路上,二人都低头默默地走着路,外婆首先打破了相对无言的局面。她抓起我的手缓缓道来。原来,三年前的桌案上,太祖母夸遍了其他子女的勤劳顾家、勤俭能干,唯独斥骂外婆粗俗,大字也不识得一个,将来若子辈都都如她,并不会有什么出息。谈及此,外婆抓着我的手狠狠地紧了一下。她知道太祖母的话是无意的,但却从此对她产生了隔阂,一直渴望亲耳听到她的一句道歉。外婆紧握的手松了松,轻轻抚摸着我的头。这粗粝而宽厚的大手啊!依稀能感受到因常年做农活磨出的厚茧。我抬头看看她,她正无神地目视前方,不知心里想着什么……

  此事使我思绪如潮涌:这是一件多小的事啊,小到只需动嘴的一句道歉;这又是一件大事,以致外婆内心的创伤三年都未能痊愈,就这样伤了三年,也痛了三年!

  一句道歉是二人和解的密码,而人情则是世间最繁杂的锁。密码的正确又是何等轻而易举。

  诸葛雨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