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鲍旭升: 一片丹心育桃李 三尺讲台寄人生

  

记者 蒋宇欣

  “都说从所有人的记忆里消失才是真正的逝去,而桃李满天下的鲍老师会在我们的记忆里,生生不息。愿在天堂的您,下着最爱的棋,品着香茶,哼着小曲。恩师,一路走好!”兰溪市第一中学教师鲍旭升不幸逝世的消息,在当地传开。网络上,师生、家长们对这位爱岗敬业好老师的悼念,催人泪下。

  教书33年,任班主任33年。今年54岁的鲍旭升,自1988年走上工作岗位,一直耕耘在教育一线。这个学生亲切称呼着的“老鲍”,同事心里的“大哥”,开朗阳光的老师,生命永远定格在了4月19日,2021年春天。倒在卫生间时,他手里还紧攥着试卷……

  54岁正当年,他倒在了教学一线

  戴海琴是被阵阵手机闹铃闹醒的,醒来时身边已经没有了丈夫的身影。共同生活那么久,她了解丈夫的习惯,丈夫每天都是早出晚归。这个时间,鲍旭升已经在赶往学校的路上了。可是,戴海琴没有想到,意外发生的如此突然,连道一声“再见”的机会都没有。

  “我发现他的时候,早上六点不到,他倒在卫生间,手上还攥着一沓试卷。”戴海琴告诉记者,她看到大门敞开着,猜想丈夫可能是出门急了,折返回来拿试卷的时候发生了意外。

  送往医院后,鲍旭升被诊断为脑溢血,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真希望一切只是一场噩梦,醒来后什么都没有发生。”翻看着丈夫生前日记,戴海琴一脸憔悴,整个人沉浸在巨大的悲伤中。

  有做梦一样感觉的,不仅仅是戴海琴,还有鲍旭升的同事。对于鲍旭升的猝然离逝,兰一中的老师们至今还不敢相信。“对工作,他勇挑重担,任劳任怨;对同事,他热心帮助,毫无保留;对学生,他爱生如子,德艺双馨。”校长方爱荣沉痛地说。

  潘绍龙和鲍旭升相识近30年,两人既是同事又是挚友。潘绍龙回忆,出事前一天的鲍旭升和往常一样,下午在办公室备课、批改作业;晚上和同事们一道查寝,看看有哪个调皮孩子还没有乖乖睡下;离校前,他细心地检查了办公室的灯、锁。“鲍老师走得实在太突然,到现在都跟做梦一样。”

  在潘绍龙眼中,鲍旭升是个热爱生活的人。酷爱围棋的他曾自己策划过一届“鲍氏杯”。在那场比赛中,潘绍龙还拔得头筹,获得了第一名。“可惜了,像走一盘棋一样,从开局到中盘前面都是非常完美的,收官的时候不小心出现了一个漏勺。如果能重来一次,那该有多好……”念着老友,潘绍龙发出由衷的叹息。

  33载苦耕耘,他将青春献给讲台

  教书33年,鲍旭升担任班主任33年。在耕耘路上,他也获得了众多荣誉:教坛新秀、最美班主任、师德楷模等。他曾四次获得兰溪市先进教育工作者称号,还获得了市里发放的乡贤人才基金。

  即使诸多荣誉加身,但同事们介绍,鲍旭升始终认为,家长的认可,学生健康的成长,才是他最高的荣誉证书。“一直以来,作为老师,看到一个个孩子的成长、成人、成才、成功,我就感到无比幸福。”鲍旭升曾经这样对他们说,也是这么做的。他坚持早上6时到校组织学生早读,晚上10时查寝后离校,春去秋来,日复一日从未间断。

  班主任工作事无巨细,头绪繁多。但面对学生,鲍旭升永远充满耐心,饱含着热情。他也是一个幽默风趣的人,不时讲个笑话或小段子逗大家开心,课堂上经常响起他和学生们的笑声。一直以来,同学们都亲切地称呼他为“老鲍”。鲍旭升的阳光、乐观、积极,也影响着整个班级。

  在得知鲍老师的噩耗后,鲍旭升带教的高一(7)班学生自发组织了一场哀悼班会。回忆起鲍老师的点点滴滴,许多同学潸然泪下。英语课代表周余佳说,鲍老师不仅关心他们学习,也非常照顾同学的感受。“记着有一次,我没有做好课代表工作。鲍老师没有批评我,还很贴心地为我解围。”“犹记得高考前,老鲍一直笑着鼓励我。很感谢老鲍在我最迷茫无助的时候给予我的那份温暖,我铭记心间。”20届毕业生欣媛也在网上表达了对鲍旭升的怀念。欣媛说,就读英语专业的她,上了大学后,总能时不时地在课后作业、课堂展示、学期考试中运用到老鲍教的知识,这些宝贵的知识让她受益终身。

  在鲍旭升还未来得及收拾的桌上,叠着厚厚的一摞教育类书籍,上面记满了笔记。据了解,除了老师的身份,鲍旭升还是民盟中的一员,也是一名政协委员。心系教育的他,曾多次在两会中提出有关于教育的提案,探究社会教育问题。“可以说是整颗心都扑在了教育上。”同事评价,鲍旭升“对教育永远饱含热情”。

  一名优秀的教师走了,走得这样突然,来不及留下一句话。走的又是如此地不凡,三十多个春夏秋冬,桃李满天下。鲍旭升把自己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奉献给了教育事业。虽然离开了,但他的精神激励着每一位教育人,将爱的种子播撒到孩子们的心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