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难忘那碗酸梅汤

  说到吃的,我脑海里可能最难忘的要数酸梅汤了。

  1976年我才8岁,我们家在江南的一个小山村。那时候条件艰苦,夏天,村民们能够防暑降温的主要用具就是凉床、凉席了,没有电风扇,老妈会给我们每人一把蒲扇,既可以扇起清风,也可以驱赶蚊虫的叮咬。老妈有时会在下午时分,煮一碗绿豆汤给我们喝,可那时没有冰箱、冰柜,根本没有冰镇的效果,我们就权当是下午的点心了。

  其实,我们小孩子最愿意听到的是大白天冰棒的叫卖声。那时的大街上,经常有位大叔推着自行车,后座位驮着一个四四方方的木箱子,里面塞着厚厚的棉布,棉布裹着码放整齐冒着冷气的冰棒。“卖冰棒,卖冰棒咯!五分钱一根的大冰棒!”大叔这个响亮的叫卖声,往往就在我们午睡时间一两点准时响起,诱人得很,弄得我们难以入睡。我经常就会傻傻地惊起坐在家里厅堂的凉床或者凉席上,讨好地对老妈问道:是不是卖冰棒的又来了呀?

  老妈是聪明人,总会搪塞我的故意提问,一般就会轻描淡地说,冰棒很贵的,而且也不是太好吃,伤了肠胃咋办?我们不买,我们有好吃的绿豆汤呢。绝望之下,我只能嘟囔几声,也就只有把口水咽下去的份儿了。

  但是,天无绝人之路,解馋的机会还真的来了。邻居张叔在镇上的一家工厂上班,厂里发福利了。那天下午三点,我午睡起来后在家里玩,就听邻居张叔在门口喊,左右邻居都出来啊,尝尝我们工厂发的酸梅汤。我赶紧喊老妈出门看,原来是张叔拎着一个暖水瓶,里面灌满了酸梅汤,在我们家门口的树荫下满面笑容地站着呢。

  有这好事,大家除了感谢,赶忙从自家厨房取出一个大碗,张叔拿开瓶塞,咕咚咕咚地倒在大家手捧的空碗里,粉红的、酸酸的,冒着冷气的酸梅汤啊!老妈握紧碗口,我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又一口,哇,好像真是入心入肺啊,甜丝丝的,凉飕飕的,那感觉那滋味真是人间少有,宛如仙汤,别提多爽了!不一会工夫,一水壶的酸梅汤,都被邻居们欣然分完了,尝过的人,边喝边喊着:好喝,好喝,真好喝!

  后来若干年后,有年夏天,忽然想起酸梅汤,便去超市购买了一袋酸梅粉,加点糖,冲了开水,冷却后放在冰箱冰镇,然后取出后饮用,但全然没有当年的那个滋味了。老妈知晓后断然说,现在你们生活条件好了,好东西也吃多了,当然没有那时的味道了。

  也许现在的我们,嘴巴早已“变刁”了,可是那个夏天,乡亲们的淳朴、善良,大家有福共享、有难同当的民风民俗还在。是的,那碗酸梅汤,足以慰长夏!

  季 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