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微头条
诗刊

编者按:严敬华,男,汉族,浙江兰溪人,香港中文大学硕士,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兰溪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兼诗创委主任,作品散见于《诗刊》《扬子江诗刊》《诗林》《诗潮》《诗歌月刊》《安徽文学》《飞天》《延河》等,出版有多部诗集,作品多次获奖并入选多部年度优秀作品集。2021年,是严敬华创作颇丰的一年,全年在各级刊物发表诗80余首。


又见女儿滩

青眸,从春树的空寂里

饱含暮云的泪水重回大地,趟过时空之河

点燃空气的那一刻,肉体盛开花朵

四月的伤口依然种植着冷艳

在人间行走,出墙的颜色和香气有些肆无忌惮

野的事物总是线性的

一路上,豁开火焰需要一千零一次的回眸

拥有彼此的薄唇让醉酒显得格外精妙、绝伦

蕾丝边的花园里带着咸湿

追赶深渊的人,熟知波澜的走向

曲径通幽处,潮汐试图撕裂惊鸿

鸟儿释放内心风暴,从多汁的森林中醒来

水乳变幻着姿势,那些小确幸触手可及——

一边挥霍,一边念念不忘


打开一扇窗,遇见爱

麦芒静止时,思想不再有浮丽想象

窗外的向日葵保持缄默程序

隔着模糊的人群,穿过油彩

宿醉之后从一首暖暖的歌里认识你

犹如披着灿烂的阳光,热辣辣地生长

焦躁而多梦。充满植物抽芽声音

天使的音符缓缓接近窗前

情节就这样被摇曳成弱水三千

那一瓢盛开在这个季节,打湿我的孤单

情绪在南国的葱茏中移步远足

梦被点燃,夜就不再生长

此刻陌上花开,爱在当下听时光温柔倒转

其实,我也是一路寻你而来。遇见你

——最终,却遇见了全部的春天


在瀛山书院,遇雨

以朱熹之名,瀛山书院显得深刻了许多

摆在山麓的木质结构,是一种孤寂而耀眼的美

叩访书院,遇雨。身边久违的事物都在说话——

讲学、会文、祀事,在虚静中被重新惊醒

掀起眼睛深处的澎湃,穿越泥土,向上拔节

那些年,黛青的焕新是一种翩然

柔软自己,格致、立志、慎修、安贫

学子们在智慧与信仰中得到莹润、饱满

被阳光提点之后,包裹成柔中蕴刚的纹理

时间有序。闪射出绝美的光——

半亩方塘依然深邃而明亮,也注定春暖花开

藏于心间那些缥缈的音乐,历经千年仍从院中渗出

——锋利的斧子,流水的声音以及折射的光斑


兰溪鸡子馃

麦秸上的一段岁月被收起柔软的时刻

饱满的幸福,小葱正吐着信子

在油锅里不期而遇,爱情是一场不经意的煎熬

此时需要打开一道缝隙,让阳光照进来

住入内心的是蛋白质,彼此身子发育良好

在门当户对的婚姻里结合为一体

美好的信物,是拥有黄金的色泽

最激动那一刻,越翻越成熟。直至交出身子

火焰有力,隐秘而又浓郁的香带着白粥的仪式感

散落于味蕾深处,四季起伏

这道人间烟火成色不错,江湖上流传着一见钟情的传说

——来自民间,有口皆碑


不染,是为无念

漫步于蒹葭洲,我在新鲜的废墟里

寻找年代久远的故事

那些芦荻花,一如古战场的旌旗

依旧摇曳在鄱阳湖的深处

厮杀过后猩红之血,每年都以蓼子花的方式祭奠亡灵

草原上空空荡荡。遥远处

我们用诗抚触一抹绿色的肃穆和寂静

在水一方,游弋的候鸟们抖落视线之外的意象

偶尔的鸟叫声使寂寥况味更加幽然,并向无限延伸

鄱阳之水成为那些魂魄的归宿

墓志铭若隐若现,在季节的轮回里长成虚妄

一岁一枯荣。无须掩盖真相

所有高尚和卑微都在默而有序地交接更替

在没有仪式感的冷风中

不染,是为无念




分享到